搜索

疫情这么严重,日本公司的破产数居然是历年新低

2022-1-17 11:15   浏览量: 465   评论: 2 稿件来源: 日本创业君KRIS  

新冠在日本国内肆虐已经快2年了,日本出台了“紧急事态宣言”等限制人流的政策,虽然日本国内的感染数并没有像欧美一样大爆发,但是旅馆、旅行社等观光相关的产业,还有需要面对面的餐饮行业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一些资金不足的中小企业出现破产的情况。

疫情这么严重,日本公司的破产数居然是历年新低

但是,同时日本的企业破产数却大幅降低,2021年的企业破产数预测会低于6000家,如果假设最后破产的企业数是5000家的话,就比55年前的1966年的5919家还要低,达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日本到底发生了什么?

  • 企业破产数到达最低数字,时隔55年重新回到5000家左右。
  • 各种经济政策,给予企业足够的“资金流”。
  • 但是处于破产风险的企业和2008年次贷危机是相同的水平,全日本有30万家企业处于破产的边缘。
疫情这么严重,日本公司的破产数居然是历年新低

企业的现金流,至少需要确保持有三个月的销售额

2020年开始的疫情,造成了比次贷危机和东日本大地震更大的经济冲击。即使出现这种情况,企业的破产数却大幅减少的原因是,大量的企业得到了资金供给,回避了因为“现金流不足”所引起的公司周转困难。

根据企业的财务报告,我们可以看到企业资金的“現預金手持日数”(现金和存款持有天数)这个指标在所有行业的平均值为104.02天。相比销售额的借款金额也从前年的4.40倍涨到了5.41倍,超过了2008年次贷危机和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水平。原因是企业为了以防万一预防疫情的冲击,相继从银行开始借款,从而有了这样充足的现金流。2021年3月对1万家企业进行的问卷调查,关于2020年末现金流的情况,有4成回答是“宽裕”。虽然宾馆还有娱乐行业回答“严峻”的比例很高,但是在整体来看绝大部分公司资金流没有出现问题。

疫情这么严重,日本公司的破产数居然是历年新低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对于中小企业的“ゼロゼロ融資”(0利率贷款),还有“日银”的量化宽松政策,再加上银行大量积极地放贷,保证了货币政策的成功。实际上根据“Teikoku Databank”的调查报告,“融資姿勢DI”(企业对于从银行贷款态度的指标)在疫情之后的2020年6月,全部行业的平均值达到58.9,远大于判断标准值的50。尤其是中小企业达到了次贷危机之后的新高,银行为企业的周转提供了必要的资金,这也成功降低了企业对未来不确定状况的不安情绪。

处于破产危机的公司达到了次贷危机的水平,超过了30万家企业处于破产危机之中

但是,企业破产的风险并没有因此下降。在疫情发生之后,企业的财务状况出现不健全的风险急剧上升,达到了次贷危机时的水准。但是和次贷危机不同,这一次的破产有着不一样的特征。

根据“Teikoku Databank”的财务数据,使用衡量日本企业的破产风险的指标ICR(利润占支付利息的比例),过去3年ICR指标在1以下的企业(利润不够支付利息)我们定义为“具有破产风险的企业”占整体比比例在2020年上升到了7.36%,日本全国大概拥有400万家企业,也就是说有30万家企业有着破产的风险。

疫情这么严重,日本公司的破产数居然是历年新低

“具有破产风险的企业”在次贷危机之后的2009年急剧上升,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来到了10.18%。但是在这之后因为《金融圆滑法》的实施和延长,再加上强力的量化宽松政策,2016年降低到了5.44%。在这之后虽然由于《金融圆滑法》的结束,稍微有一点回升,也只是到了6%左右。但是2020年到了7%以上,一年之间上升了1.3%。这个上升速度达到了次贷危机2008年到2009年的上升1.4%的相同水平。虽然破产企业的数量在急速下降,但是处于破产风险的企业却在急速上涨。

疫情这么严重,日本公司的破产数居然是历年新低

债务膨胀的同时,因为偿还困难出现破产的风险增加

2021年度“具有破产风险的企业”的比例上升,2021年11月7.65%的企业已经无法支付贷款利息,这个比例超过了已经2020年。“新冠疫情融资”制度,再加上“只还利息不还本金”等支援政策还在持续,企业财务健康状况需要更加被关注的同时,债务明显超过企业偿还能力的“继续困难企业”将会越来越多,从中长期来看破产的风险依旧是非常高的。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