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年轻人不愿意生了 中国的出生率已经跌过了日本

2021-11-26 10:18   浏览量: 129   评论: 0 稿件来源: 南风窗盐财经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年轻人不愿意生了。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这个数字跌破了警戒线1.5,引发了公众对中国生育率的担忧。有声音认为,中国也跌入了低生育率陷阱。

  目前世界平均总和生育率是2.41,而我国目前的生育率水平,不仅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也低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1.60)和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1.90),甚至比“高龄少子化”的日本(1.34)还低。

  赵新竹31岁,丈夫32岁,两人是硕士研究生同学,毕业两年后才谈起了恋爱。4年前两人结婚时,他们就约定,不要小孩,一起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但丈夫很快倒戈,他不能理解:“大家都生了小孩,你为什么不生。”最近,他又戒起了烟。

  越是如此,她越抗拒。婚后她才发现,丈夫并不是那种能跟她感同身受的人,而且经常不着家。“如果生了小孩,我注定是孤军奋战。”

  

法国、美国等国家,更高水平的性别平等带来了生育率和更替水平的平衡:女性承担了较少的养育孩子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成本。单从养育时间来看,女性之于男性的比例是低于2的,表明了男女家庭分工上也接近了平衡。

  法国是这方面的楷模,半个世纪以来,该国始终维持着接近更替水平的生育率。根据2005年一项统计,法国妈妈一胎后重返职场的比例是84%,即便三胎妈妈,仍有63%会重回劳动市场。另一项数据更为关键。2016年,法国国家统计数据表明,其非婚子女比例高达60%,这些婴儿来自稳定的同居关系,且受法律保护。

  高比例非婚生子的背后,是一个性别更开放的社会,社会规范没有对女性的生育和发展形成钳制,也无需花费生命中的更多时间来择偶(那会导致晚婚或者不婚,降低生育率),也无需在生育问题上手足无措。

  而在更具有父权特征的国家,诸如日本、韩国、意大利,生育率下降到了非常低的水平,无法维持正常的人口更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各国自上世纪50年代末的总和生育率走势图(图源:快易财经网)

  东亚社会有一些直观的例证。日本记者小林美希曾撰写一本探讨日本女性困境的著作《不让生育的社会》。书中,她跟踪采访了形形色色的女性如何面对生育困境,让人们看到了被人忽略的日常现实—育儿的责任被强加于女性。

  结婚变得困难。结了婚的,不想要小孩,要了小孩的,也有放弃养育的案例。近7成的女性在初次生育后面临失业。与此同时,社会托育制度也是一片空白。不是不能生育,是整个社会环境不让她们生育。

  早在十九世纪末,日本便开始了工业化,一百多年来,生育率下降比东亚邻国都早,进程也缓慢渐进。但充裕的时间并未带来足够的自我纠正机会,僵固的家庭制度和性别关系,注定使其落入低生育率的陷阱。

  韩国同样是一种典型:女性的薪资水平为男性的65%,很多女性而立之年便走进家庭,这种从公共空间回流的现象,并未带来生育率的提高,反而加速了其崩盘。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韩剧《今生是第一次》剧照

  “全球老龄化学会” 的执行长理查德·杰克森(Richard Jackson)曾表示,1990年代之后,女性意识抬头,全职妈妈不再是主流价值,反倒是一个社会无法提供妇女得以兼顾工作与家庭的环境,势必会降低生育的意愿。所以,可以得出更为清晰的结论:性别观念越保守的文化,人们越不愿意生养孩子。

  事关就业参与,又不完全如此。东亚诸国的顽疾在于,男男女女仍受传统婚姻家庭规范的束缚,女性择偶、生育变得更谨慎,以致婚育停滞,男性承担的家庭分工过于刻板僵固,从而造就了责任撕裂,阻滞了生育率。

  低生育陷阱的出路,不仅在于如何完善社会制度,更在于社会文化的规范该如何变革,以回应观念的变迁、性别角色的新定位。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