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德媒文章:日本将走向“机器人王国”?

2021-10-4 21:13   浏览量: 6887   评论: 0 稿件来源: 参考消息  

德国《商报》网站近日发表题为《机器人确保日本经济的未来》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小巧的田径赛事辅助机器人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标枪选手的标枪刚一出手,这个四轮箱式机器人就冲向落地点。在那里,人类协助者将标枪放入机器人自带的箱中,然后机器人自动将其带回投掷区。

该机器人由汽车制造商丰田公司生产,它是东道主日本在这场全球性体育赛事中用于彰显其高科技国家形象的小型机器人队伍中的一员。在奥运村,丰田公司开发的e-Palette自动驾驶巴士则是运动员们的代步工具。

其他一些丰田机器人则引导宾客穿行于体育场。配备人体大小屏幕的滚动式远程交流辅助机器人,可以让身处异地的观众获得亲临现场的体验。

本届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吉祥物——蓝色的Miraitowa和粉色的Someity——也是小型机器人。而在幕后,松下公司开发的辅助外骨骼装置一直在帮助奥运会志愿者搬运重物。

这场日本机器人技术实力秀只是一场攻势中的先锋:日本希望将自己在全球工业机器人市场的领先地位延伸到日常生活中。全球销售的工业机器人中约半数来自这个亚洲老牌工业国家。

人类伙伴

去年,日本政府启动了一系列“登月型”研发项目,目标是到2050年也主导与人类共同生活的机器人市场。“登月型”研发项目是若干大胆的计划,失败风险很高。但日本人拥有雄心壮志。

例如,日本人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到2050年建成人类生活可不受身体、大脑、空间和时间限制的社会”。计划内容还包括,实现“超早期”疾病预测和干预以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共同进化。

相关项目负责人之一、大阪大学的知名机器人专家石黑浩说:“新冠疫情对该项目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15年前,石黑浩因开发遥控仿真机器人Geminoid而在全球引发关注。他相信,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登月型”研发项目将取得成功。这位机器人技术先驱说:“我们开发远程交流辅助机器人已经有20年时间了,但一直不太成功。”

这项技术可让人类通过互联网连入一台机器人,远程操控它或多或少地自由移动。石黑浩说,疫情现在为实现突破提供了一个新机会,因为很多人由于害怕被传染而越来越多地接受远程服务。

就连外国专家也相信日本能够取得巨大进展。美国斯坦福大学美国-亚洲技术管理中心主任理查德·达舍说:“日本是一个必须予以关注的市场。”该中心为全球工业界提供技术趋势研究服务。

达舍指出,就工厂自动化而言,日本的工业机器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他说:“日本人现在也开始开发其他领域,并可能取得突破。”得益于所生产机器人的多样性,他们现在就已从市场获得早期反馈。

德国经济学家、投资顾问耶斯佩尔·科尔是日本政府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他认为,日本的财团企业有实现这一愿景的强烈意愿。科尔说:“在日本国内,这些新机器人被认为具有很高的刺激经济增长的潜力。”因为机器人技术和工厂自动化是日本可以制定标准的三到四个领域之一。

科尔指出:“而且政界和商界都认为,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的领先优势不应再被浪费掉。”在芯片、显示器、太阳能电池、计算机和手机领域,日本都曾占据过主导地位。

工作能手

日本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的强大地位是该国自川崎重工业公司1968年制造出首台本土工业机器人以来建立的。这台独臂抓取机器人名为“川崎重工业-Unimate2000”,是该公司在与美国机器人制造先驱尤尼梅申公司签署许可协议后生产的。

日本其他公司迅速抓住这一新趋势,利用本土机器人推动日本汽车和电子工业胜利进军全球。剩下的就是历史了。

像德国库卡或瑞士ABB这种级别的公司,日本不只有一家。世界十大工业机器人制造商中有五家来自日本。全球市场领头羊日本发那科公司的黄色厂房在富士山脚下松林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远离大城市的喧嚣,这里的工程师正在钻研如何实现下一阶段的工厂自动化:制造生产机器人的机器人,尤其是可让公司用来将所有工厂互联的平台。

发那科公司将其智慧工厂的大脑称作“现场系统”,其竞争对手是德国西门子公司的MindSphere平台。发那科的平台对所有制造商的机器人都是开放的,因为客户的机器人员工队伍极其多样化。但竞争是激烈的,即便在日本也是如此。

川崎重工业、安川电机和三菱电机等日本其他机器人巨头也活跃在这个领域。除它们外,还有几十家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包括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电装公司)也在不断扩大其机器人的应用范围。

除了局限在工厂固定位置工作的重型机器人外,现在还出现了所谓的“协作机器人”大军,它们与工人们肩并肩创造附加值。这些“协作机器人”通常可以简单地由人类通过示范加以培训,或通过人工智能自主学习特定的工作步骤。

单是工业机器人就具备巨大的市场潜力。据预测,2021至2026年,全球工业机器人的销售额有望增长79%,达到750亿美元。一方面,工业化国家的工业界正为解决技术工人短缺问题做准备;另一方面,“协作机器人”也打入了中小企业市场。

生活助力

此外,机器人技术的下一次跨越式发展——用于人类日常生活的机器人——也正在日本燃起希望。专家在一份研究报告中预测,到2025年,仅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就可能增长至1020亿美元,因为日常生活自动化正在全球范围内变得越来越普遍。

特别是在仓库中,运输、分拣和打包机器人已成为标配。不过,日本也致力于研发适用于其他领域的机器人,用途诸如照顾老人、在田间帮助收割,以及提供用餐或居家服务。达舍认为,日本取得了可敬的成功,“日本在这些领域也非常强大”。

在他看来,原因有二:一是日本始终保有基本的技术热情;二是发展起步较早。上世纪70年代初,首台人形机器人就在日本问世。

甚至大公司也在参与制造人形机器人。例如,汽车制造商本田公司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开发一款名为“阿西莫”的机器人。在其暂时的最高进化阶段,它看起来就像一个穿着太空服的小孩,能单腿跳,绕圈跑和踢足球。但与其他大多数机器人一样,“阿西莫”始终未能超越样机阶段。

本田公司已停止开发“阿西莫”,并将现有机器人样品送往位于东京的日本科学未来馆:在那里,“阿西莫”的表演——以及日本的机器人开发活动——每天都会给大多数年轻游客留下深刻印象。

日本的财团企业正在向能真正带来收益的应用领域推进。达舍解释说,“大量研究资金流入这些领域”,包括政府和私人资金。由于社会迅速老龄化,在日本所有社会领域,劳动力短缺问题都在日益加剧。而日本也寄希望于依靠机器人来解决这一问题,而不仅仅是依靠移民。

其他国家的很多初创公司也在参与研发能实现全球性突破的机器人,但日本的特点是,许多大公司也参与其中。索尼有机器狗AIBO,丰田和松下也在参与研发此类机器人,特别是护理机器人和陪聊机器人。

日本安保公司塞科姆和ALSOK的安全机器人已在机场和建筑物中巡逻。与此同时,科技投资者软银集团的机器人部门也致力于实现餐厅的部分自动化。

在东京的一家机器人咖啡馆,10多台软银集团在全球销售的人形机器人Pepper正在接待顾客。送餐机器人Servi帮助上菜。结束营业后,扫地机器人Whiz负责将地面打扫干净。

工业机器人制造商也在占领其他领域。例如,电装公司在销售一款番茄采摘机器人。川崎重工业和日本医疗技术公司希森美康株式会社合作成立合资公司Medicaroid,销售遥控手术机器人。这款名为Hinotori的机器人结合了川崎重工业的机械臂和虚拟现实技术,可让外科医生远程治疗病人。

美好愿景

这只是一小部分例子。科尔认为,日本机器人的多样性并非巧合。他说:“这是日本的光辉时刻。”石黑浩认为,在人工智能、物联网和生活机器人的时代,日本是自动化技术的完美孵化器,“因为机器人是一项必须结合很多方面的集成技术”。美国可能有最好的语音和面部识别技术,以及人工智能技术,但软件需要与机器和传感器结合,才能在真实的日常生活中发挥作用。

这种乐观源于日本在精密仪器、机械和传感器制造、大型软件和计算机工业以及系统集成领域有悠久的传统。留给石黑浩来证明日本这一押注正确性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大阪将于2025年举办世博会。石黑浩及其同事就想在那届世博会上用首批可操作的想法来证明,日本让机器人服务人类日常生活的愿景在现实中也是可行的。

德媒文章:日本将走向“机器人王国”?

2021年7月30日,日本,2020东京奥运会七人橄榄球7月30日赛况。视觉中国

来源:参考消息网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