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2021-8-29 11:44   浏览量: 253   评论: 0 稿件来源: 日本通  

(图源:Unsplash)

写在前面

露絲瑪莉是一位生活在日本东京的中国女生。

最近她看了一篇文章《当一名珠江新城白领转行去送外卖》,很有感慨。

她没有在国内送过外卖,却在日本做过十个月的 Uber eats 外卖骑手。她感受到,自己的打工经历和国内有着很大的不同。

她说在中国,打工的时薪通常是不高的,很难跟一份正职去比较。很多的中国年轻人,还是为了创造额外的经济收益去利用空余时间打工的。

但是日本的打工时薪很高,有一部分年轻人通常会连着打工两三个月,攒到钱就辞职开始玩乐或旅游,等钱花得差不多了,再申请一份新的打工。

在日本,外卖骑手和任何其他的打工工作的 level 一样,是体面的、有个性的。年轻人不会觉得这是一件丢脸或愚蠢的事。

日本人真的会把服务做到极致,外卖骑手也是一样。相对的,消费者对于“给我送餐”这件事,本身就很感恩。所以这就构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客人不会催单,骑手不会太赶,“送外卖”这个行动就显得普通且有温度了。

最特别的一点是,在日本 Uber 骑手的资料页上,会写着做骑手的原因。有人为了明年的婚礼存钱,有的说是为了去环游世界存钱,有人做地下偶像做了三年,想凑钱开个大一点的演唱会……而露絲瑪莉后来也写了一句:为了看更多的风景。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露絲瑪莉:

我的骑手页面,是个优秀骑手哦:)

今晚在这里,我们邀请露絲瑪莉分享她在东京当外卖骑手,所看过的风景。

请带着一份,看日剧的轻松心情,进入她的故事吧。

hi,我是露絲瑪莉。

日本是一个外卖文化非常不盛行的地方。刚来日本的时候,我很快就习惯了,有时间就去旁边餐厅吃个定食,没时间就去便利店。便利店的速食种类多到根本吃不重样。

Uber eats 是 Uber 旗下的外卖平台,是所有外卖平台中用户量最多,覆盖范围最广的。虽然它很早就有了,但是在疫情期间才逐渐被日本人民接受和习惯。

成为骑手之前,我很少点外卖。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外卖配送费太高。Uber 平均一单配送费起步就要 500 日元(30rmb),连近在楼下的汉堡店都要收200日元(12rmb)。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街上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绿色 Uber 骑手骑着单车飞驰而过,成为了日本新的风景线。

去年 4 月,日本政府下达“紧急事态宣言”,餐饮店在晚上 7 点必须打烊,Uber eats 用户数暴增,骑手却跟不上了。

于是我申请加入,Uber 直接奖励了我 15000 日币,也就是 1000 人民币。邀请别人加入,会奖励 1200 块左右,某些偏远地区奖励金额甚至达到 1800 块。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邀请朋友成为 Uber 骑手的奖励页面

各个地区的奖金不同,最高 3 万日元

在疫情之前,如果你要成为骑手,是需要提交履历审核后,再去各大城市的 Uber 总部面试。

而疫情开始之后,由于骑手实在太紧缺,Uber 直接取消了面试环节——只要上传真实有效的身份资料,签订电子法律协议,便可以开始上线接单。

就这样,我买了一辆很普通无变速的自行车,一个没有任何 logo 的保温双肩包(打算之后即使不做了,去露营或公路旅行也可以用),一个手机支架,便开始了我的 Uber 骑手生涯。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冬天骑车时拍的

戴了舒服的手套,女朋友买的:)

Uber 派单非常严格,同一时间最多只会接到来自同一餐厅的 2 个单子,这是为了保证食物送达的时间,从而控制食物的质量。

日本是禁止电动车的,摩托车驾照不容易考,开车又很难钻那些窄路,所以大部分骑手都是骑自行车的。

一般我得到的费用,是由基础费用+距离费用+各种加成+小费组成的。其中各种加成包含了用餐高峰段、雨天、区域等等。

我每单最低可以拿到 500 日元(30 元 rmb),最高可以拿到 900 日元(54 元 rmb),高峰时段送同一餐厅两单的话,常常可以一口气拿 1500 日元(100 元 rmb)。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高峰时期的 App 截图

黄色范围颜色越深单子越多

地图上显示的 175、225 等数字表示

“接这个区域的单额外增加的奖金”

算成时薪的话,一个小时一般可以完成 3 单左右,那么就是 1500 日元~ 2400 日元(90 rmb~140 rmb)。

之前,我在东京某 IP 专营店里打了几个月的工。那时主要做的是前台收银,时薪是 1074 日元(65 rmb)。

东京的基本时薪是 1000~1300 日元。由此可见,Uber 骑手一小时 1500~2400 日元的时薪真的非常的高。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派单时的截图

它会告诉你骑车到取餐地需要多久

也可以左上角选择拒绝

除此之外,我觉得 Uber 很会的一点是,它们居然加入了挑战机制。

在规定时间内送满 1 单、5 单、10 单、20 单、30 单一直到 100 单,都有不同的阶段性奖励。这简直就和闯关一样,大大增加了我的兴致和持久力。

我常常是规定好自己今天做完哪个挑战就结束,又或者是我做累的时候,一看只剩下一两单就可以拿挑战奖金了,便又有了力气。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挑战的任务界面

奖金非常可观

除了这欣喜的经济收益以外,在日本骑车送外卖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第一天送餐我非常兴奋,骑自行车穿梭在东京的大街小巷上,觉得自己就是日剧中热血澎湃的少年。

对着一楼的门禁系统用日语说:“晚上好,这里是 Uber eats!”

然后上去后,把餐递给客人的时候说:“让您久等了,感谢您!”

我接到的第一单,直接就是两个客人点了同一家店的 2 单。那是一家很好吃的咖喱,被他们安利到,后来我就买回家带给女朋友一起吃。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夜景

面前是兴奋的我

我骑过了无数我可能不会有机会去的小路,目睹了有一户建种了整面的漂亮花墙,欣赏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建筑设计。

在圣诞前夕路过了不曾经过的教堂,看到里面有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上面挂满了彩灯,好梦幻。

还在这个春天,骑过了没人的樱花街道,花瓣就落在我身上。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有很多新的路和餐厅

都是在这个过程中发掘的

正好有两天,连着给同一栋塔楼送了两次单,客户叫美木奈奈子(日本人大部分都写的全名,但无法辨认真假)。

第一次接到她的单时,我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很美。

骑到楼下,我才发现这是一栋五十多层高的塔楼。在日本,能住塔楼的都是很有钱的人,塔楼一般是都市生活中最好的房子。她住在 42 层,点的是一人份的日式火锅。

很稀有的,她居然不是无接触送餐,而是主动开门接过了我手里的餐——真的是个美女,一头波浪。

房间里很安静,可能是日剧看多的缘故,总觉得这种塔楼里住着的单身美女,都有寂寞的气息。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你看

塔楼本身看起来就很寂寞

第二次,又给她送,她点了旁边 100 米的罗森,买了五罐啤酒和一些零食。给她送上去,她的房间依旧很安静(也有可能是隔音好),她依旧是微笑地接过我的餐说:“谢谢,你辛苦了。”

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是昨天一样的外卖员,但我是记得她的,和她的寂寞气息。

美女,塔楼,独身,这些元素凑在一起几乎可以架构一个爱情悬疑剧。但后来我没有再接到过她的单,希望她一切都好,并越来越好。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这个坡累死我了

只能推上去,但是回头看好美

我几乎没有碰到过态度不好的客人。如果是无接触送餐,他们会在 App 里给我留言说:“辛苦你啦,非常感谢。”

和美团一样,Uber eats 的顾客也是能看到骑手信息的,甚至还能看到骑手的照片、爱好以及成为骑手的原因。

有一次晚上九点多,我取完餐后 App 内传来一条消息:

“晚上好!看到您是女孩子在送餐,真是辛苦了,一路慢慢骑吧,我不急,请一定注意安全哦!”

顿时我就笑了,觉得这位客人很可爱。没想到,那之后又碰到了许多次。

后来我就和女朋友感慨,有些时候日本人真的太温柔了。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骑过了一条叫“银婚街”的路

截图下来发给女朋友说

“我也想和你过银婚。”

有一单,我刚骑到目的地,看到门口站着两个白发老奶奶,看着我背着保温背包就招了招手说:“你好呀,辛苦你啦,让你骑这么远真是不好意思,快休息一下。

还有一次,正好在等红灯。红灯时间有点久,旁边站着一位大妈也在等。大妈看了看我,忽然就弯腰对我点了点头,说:“真是辛苦你了,加油哦,一路小心!”

日本的交通很好,汽车一定会让人和单车。送餐没有时间限制,也从来没有客人会催过,也没有任何超时惩罚。

我可以一路慢慢骑车,到达后收获感谢与微笑,再继续骑向下一个目的地。

作为一个自行车爱好者,这整个过程都是一件愉快舒适的事。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夜晚

路过神社与樱花

令人疲惫和麻烦的瞬间虽然很少,也是有的。

比如有一次,客人订单里写的地址和他 GPS 定位的地址相差甚远,我直接自动导航过去才发现他根本不在那个地址,于是只好再骑一段。

但我送这一年,也只碰到这一次。

日本人往往只会说得很多很精确,而不会简短到少了什么。

比如我常常遇到在备注里写“请把餐点放到家门口某颜色单车的某篮子里”。

和“导航只能导在附近,您到了请先左拐,看到绿色的房子后再右拐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路进去,看到砖红色建筑的三楼门口摆了两个花盆的那间就是”类似这种繁琐却非常精确的指示,给我省了不少麻烦。

记得碰到过一个日本客人,会写完日语备注后,再用英语、中文、越南语、韩语几种不同的语言翻译上面的话。

因为确实送 Uber 的外国人很多,估计是怕外国人看不懂他的指示吧。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之后每次接罗森的单

我都在心里祈祷不要是桶装水和卷纸

还有两次让我头大的时候,都发生在我去罗森取餐。

第一次,竟然要我送四大瓶那种大桶的桶装水。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简直像背着哑铃在骑车一样,那一程结束我就买了瓶可乐在街边坐着吹风,和女朋友发消息吐槽。那天我觉得,我可以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公路自行车项目了。

第二次,除了一大袋生活用品外,竟然还有两大条卷纸。我只好背一个抱一个,尴尬地骑到目的地。

当然啦,我也收到过唯二的两个差评,两次都是因为我在骑车过程中不小心把餐洒出来了,那么碰到一些比较严格的客人,就还是会如实给差评的。

但是其实我觉得我不止两次洒出来,对方已经很宽容了,而这都是相对的。

我在东京骑单车送外卖:时薪100,像活在日剧里

又路过了一条两畔盛开着樱花的河

今年,因为疫情再次加剧的关系,我和女朋友两个人都闲了下来。

有天傍晚,没什么事我便决定去送一波。她凑过来说,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我们租个车吧,这样你也不累,我也不无聊啦。

那天晚上我们租车花了 4290 日元,赚了 10000 日元,因为我们说好赚到一万就回家。这样净利润也有 5000 多日元,也就是 300 多的人民币。

我觉得很值,太值了。

我开着车,她坐在副驾,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一起听歌,一起观察周围的街道和建筑,实在是太有趣了。保温包放在她的座位下,每到一个目的地,她会帮我对好编号拿出来给我,坐在车里等我送餐回来。

每次回到车里,通常都会有一个吻在等我。

送了几个小时,我们的肚子叫了。正好靠在路边取餐,旁边就是卖章鱼小丸子的店,我们相视一笑。我取好餐,买好章鱼小丸子和饮料,回到车里。

我们就像在夜游东京一样,不急不慌地一单单去完成,走遍了好多好多之前没去过的地方。

那些我独自送餐时遇到的风景,突然的吐槽,一闪的灵光,都有了即刻的分享。她不再在手机那头回复我的消息,她坐在身边和我共同体验着这一切。

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做 Uber 了,回想起来那个夜晚,只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外卖骑手。

我心爱的姑娘连送外卖都可以陪我,那我还有什么是不能给她的。

以上,就是关于我这一年 Uber eats 骑手的真情与实感。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我要WhatYouNeed(ID:newWhatYouNeed),作者:露絲瑪莉,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 完 -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