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东京华人网 首页 查看内容

896个日本城镇正走向消亡,年轻女性奔向何处了?

2021-1-27 01:18| 查看: 67| 评论: 0|来自: ZAKER新闻

摘要:   01  896 座 可能消亡的都市   2021 年元旦假期,在东京一家睫毛美容店工作的 22 岁的上田由美,回到家乡——东京西北方 230 公里的新泻县津南町。迎接她的,是故乡接近两米高的皑皑白雪,和一成不变的单调 ...

  01

  896 座 " 可能消亡的都市 "

  2021 年元旦假期,在东京一家睫毛美容店工作的 22 岁的上田由美,回到家乡——东京西北方 230 公里的新泻县津南町。迎接她的,是故乡接近两米高的皑皑白雪,和一成不变的单调。

  这是她离开新泻定居东京的第 4 个年头。跟家乡的单调不同,上田由美在东京的生活繁忙且充实:睫毛美容店的工作没有固定休息日,她几乎每天早上七点离开公寓,晚上十点才能回家;但客户的预约总是源源不断,这让她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成就感。

  工作之余,身为两个孩子母亲的桑原还要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可即便如此,她受到的指责也从未停止。在她竞选町长时,人们依旧对她横眉竖眼:" 你的孩子还那么小 "、" 你要是个年轻男人,就不会整天叫嚣这些女性权益了 "。

  " 女性们不愿意回来,是因为她们同男性的差距比大城市要大很多。" 桑原悠坦言," 我亲自体会到了这里的一切对女性而言是多么窒息,而我们的政策,还没有真正见效。"

  紧邻新泻县的长野县川上村,同样被列入了 " 可能消亡的都市 "。

  10 年来,川上村人口减少了 600 人,现有居民不到 4000 人,未婚男性、外出后不再返乡的女性比例也在逐年增加。迫于无奈,村里请来了一家婚庆公司,希望能吸引到别处的女性嫁过来。而婚庆公司询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在这里,女性的生活容易吗?"

  川上村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说:" 自从我嫁过来,就感觉自己是屏住呼吸在生存。婚后的每一天我都提心吊胆地。有时候我想打扮或者尝试一些新东西,周围的人就会对我指指点点。"

  另一名 20 多岁的未婚男性则表示,村里的气氛很沉重,他不愿带自己的伴侣回村里。

  

性骚扰、在创业初期也因为女性的身份受到批评的她,对正在努力消除性别差异的丰冈市寄予了厚望,并表示自己永远不会放弃 " 给城市开辟一种新意识 "。

  然而,也不是每一个城镇的政策都能有所获益。位于日本东北地区的岩手县釜石市就是一个失败案例。

  从上世纪 60 年代起,釜石市就开设着一家大型钢铁生产厂,由于效益极好,这家工厂雇佣人数顶峰曾达到过 8 千人,半个世纪以来,釜石市是整个岩手县最重视工厂效应和员工利益的地方,也一直采用 " 工厂招徕 " 的策略来留住居民。

  然而,釜石市失败得很彻底。2005 到 2010 年的人口数据显示,釜石市人口流失接近 8%,几乎是整个岩手县中流失人口最多的地方。

  瑞穂综合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解释了其中缘由:城市的第三产业会随着时代逐步发展起来,对于生活中充斥着娱乐和消费的人们而言,传统的工厂对他们已经毫无吸引力。此外,从 1990 年代起女性大学升学率的急速上升,也是乡镇人口流失的重要原因。对于高学历、想要掌握自己未来的女性而言,工厂显然早已不是她们的最佳的选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日本男女大学升学率走势 ( 1954~2012 年 ) 图片:瑞穗综合研究所

  瑞穗研究所在报告中还指出,发掘地区潜在资源、振兴地方产业、推广旅游业的政策,对于阻止人口流失并没有太大帮助。日本人口减少的原因,并不是东京首都圈人口增加和地方人口减少的对立,而是随着女性学历的不断提升,日本社会并没能为她们创造出理想的工作和生育环境。

  在首都圈,人口的大量聚集导致了第三产业的高速发展,这为高学历的年轻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这些优势是地方乡镇难以突破的。此外,如果政府无法改变女性在工作和生育上面临的困境,就无法从本质上解决低生育率的问题。

  05

  短暂的逃离

  无论政府多么警觉地制定着政策," 可能消亡的都市 " 名单公布后的六年多里,依旧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了东京。

  不过,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奥运会的延期,东京的人口数在 2020 年 5 月首次出现了负增长,并在 2020 年 8 月创下了迁出超过迁入 4500 人的新纪录。

  在疫情期间,东京的弱点被暴露了出来:人口密集的大都市感染和传播病毒的风险都更高。加上远程办公的普及,人们在东京生活的积极性也随之降低。于是,逃离东京成了很多人的无奈选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疫情爆发后,越来越多人开始逃离东京 图片:CFP

  明治大学研究人口经济学的加藤久和教授指出,在讨论 " 可能消亡的都市 " 的时候,不能只局限在出生率上:" 不管年轻人去向哪里,只要 20 岁至 39 岁这个主要生育年龄段的女性不再增多,那么无论出生率多高,出生的孩子数量都会减少。"

  在他看来," 就算在疫情期间人们离开了大城市,但对于整个日本而言,这不是零和游戏,而是负和游戏。全国所有的城市人口都在下降,唯一的区别不过是速度的快慢。2019 年,日本的新生儿数只有 86.4 万,这是由于年轻女性人数减少而引起的。这样看来,日本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可能消亡的国家’。"

  在谈及解决方案时,加藤久和教授强调了 " 多个当地核心城市 " 的重要性:" 加强个别地区是没有用的,日本必须要在各个地方发展一些核心城市,例如:大阪、名古屋、仙台、福冈等等。这些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也是诸多大学和企业的所在地。只要吸引人们定居,核心城市会造成‘大坝效应’,就能阻挡当地人口外流到东京。"

  (本文中,上田由美为化名)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