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每个日本完美妻子,都想把丈夫写在死亡笔记本上

2020-12-23 01:18   浏览量: 399   评论: 11 稿件来源: 看客inSight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日本主妇的工具人生。

  每天早上,有喜子要帮丈夫挑选西装、准备午饭的便当,甚至连袜子也要有喜子给他穿。结发 50 载,每天就这样一个劲地重复着。现在有喜子的谈话对象,只有在公园里捡到的猫咪小矮子。

  这是日剧《初恋~爸爸,小矮子不见了!》里的情景,看似轻松淡然,却是以一种近乎白描的方式,道出日本社会的性别暗语,以及一代又一代日本主妇的桎梏与无奈。

  在日剧《昼颜》(日剧里的婚外情题材代表作)里,午后 3 点似乎是一个颇为微妙的时刻:丈夫还没下班,孩子还在上课,家务也暂时完成了,空虚便乘虚而入。

  但现实并非如此。

  获得暂时解脱的日本主妇们坦言: 突然有了自己的空闲时间就直接跑去茶饮店,但实在没事做,最后只好开始想晚餐要煮什么。

  

越南人搞外遇。

  老公就是所谓的大男子主义。每次家庭旅行,都把我们带到他自己想去的地方,如果说不想去的话就会被他大吼。节假日他每天都在家,因此(我)变得非常讨厌新年、盂兰盆节、黄金周。

  每隔两三天就发火,难道就不能正常生活吗?

  我不是你的部下,我不是家政妇,我不是奴隶!

  在孩子面前家暴的人死不足惜!拜托了神,可不可以将老公的死作为我和孩子的圣诞礼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17 年,网站集结出版成《老公死亡笔记本》,一发售便登上了亚马逊亲子家庭畅销榜 top.1。广告标语是: 买了 3 天,老公就死了。

  据牧田介绍,这些作为加害者的丈夫们,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是医生、律师、大学教授等精英人士。

  在经济实力的加持下,他们更倾向于把妻子当成一个全职家政妇,认为 妻子就是应该无条件支持丈夫 。

  放在当下,这种陈腐的性别意识必遭万人捶,但若回到半个世纪前的日本,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三

  退休的丈夫 = 大件的垃圾

  1950 年代中期,日本走上战后重建之路,从战场撤下的男人们回到了工作岗位,而 女子勤劳挺身队 则逐渐失去用武之地。

  正当此时,无处可去的日本女性一头撞上了经济高速增长、自由恋爱之风乍起的景气时代前者带来了 可以支撑家计的配偶 ,后者则提供了 幸福妻子 的模板,为主妇们的全职之路打了一剂强心针。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昭和时代,在政府兴建的 团地 (战后日本政府为容纳涌入城市的人口而建的小户型公寓)里带小孩的母亲。

  这无形中暗合了某种隐秘的期待。

  1958 年,教育部修订学习指导要领,规定初中的 技术 家庭 必修课中,男孩学习 技术 ,女孩专修 家庭 ;

  1962 年,池田勇人内阁沿袭战前的 妈妈快回家 运动(灵感源于同期纳粹德国的女性政策),颁布了 人才培养 计划,其中高频出现的字眼是 让母亲回到家庭中去 ;日本各企业也沿袭了战前劝业银行(战前日本的政府金融机关)为鼓励女性结婚而设的 28 岁退休制度 。

  一套组合拳打下来, 女人早晚要回归家庭 、 成为专业主妇 的女性观渐成主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昭和 18 年,同志社女子专门学校上裁缝课的景象。

  对于有升学和就业志向的女性来说,这可不是好消息。

  60 年代,日本的女子大学升学率不断上升,尤其是文学部,女学生的数量甚至超过了男学生。见此盛况,早稻田大学教授晖峻康隆不喜反忧,在《周刊新潮》上提出了著名的思潮 女学生亡国论 :

  文学部已经被女学生占领了,现在已经办成新娘学校了。

  《妇女公论》也随之刊登了《现在到处都是女学生》《大学女祸论》等文章,直指 女学生的激增导致学问水平下降 、 女学生之所学不能回报社会 。

  受此影响,1967 年,一份面向女高中生的人生规划指南中收录了这么一则轶事

  某位女老师出席毕业生的婚礼时悲伤地说: 今后她再也不会翻开文学史的书了吧。今天我深切地明白了,我花了 4 年心血传授的讲义,其实也只不过是她的结婚道具之一罢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60 年代,不仅是文 教育学部,其他学部的女学生数量也引人注目。图为 1965 年的御茶水女子大学。

  比 女学生亡国论 出现得更早的,是对女性 临时就业 的批判。 临时就业 ,即从大学毕业的女生就职几年后便辞职。在企业看来,这意味着人力投入(新员工培训等)的损失,因此当时的报纸杂志上不乏 女性就业意识低下,很快就会辞职 的论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为昭和时代主妇的记账本。

  年轻时再怎么培养技能,求职上也会受限。

  除了伺候丈夫,似乎别无出路。

  因此,很多日本女性干脆视工作为 腰挂け(临时落脚处),找到好对象便光荣地 寿退社(辞职结婚当全职家庭主妇)。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昭和时期,理想家庭的模样。

  在各种思潮的合力下, 当企业战士的丈夫、留守家中当专职主妇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成为日本社会的榜样。

  1970 年,日本全职主妇的数量达到峰值,从 1955 年的 517 万跃升至 1213 万人。因规模浩大,主妇们被冠以 昭和妻 之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为昭和时代,抢购生活物资的主妇们。

  一方面, 昭和妻 确实令人艳羡。在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制下,男人们的工资和退休金都有了强力保障,得此庇荫,妻子们也过上了无忧的生活。

  另一方面, 昭和妻 也不好当。

  据调查,1961 年全职主妇的家务劳动时长为 10 小时 2 分。饭食的口感和营养价值、家里的整洁程度、资金的分配和使用,都是妻子们要研究的学问。最终目标也很简单: 让全速奔跑的丈夫没有后顾之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昭和时代,《主妇之友》杂志推出专题《家庭料理五百种》,教主妇做菜。

  如今 80 岁以上的日本男性(昭和时期的工薪阶层),大约 8 成人没有抚养过孩子, 家里的事就完全交给妻子了 。

  用日本记者斋藤茂男的话来说: 日本的大公司是靠妻子们无形的手支撑起来的。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1931 年,杂志《电影之友》五月春特别号报道了昭和女演员峰吟子的休息日。从岐阜县的女子学校毕业后,峰吟子作为舞蹈演员在神户的舞厅工作,后来被派拉蒙电影公司大阪分公司的社长看中并结婚,之后,以电影演员的身份出道,博得了很高的人气。1933 年随丈夫赴任满洲,从电影界隐退。

  在妻子的支持下,丈夫们用不眠不休的身体,堆起了现代日本的神话,但与此同时,夫妻间不断积压的矛盾,也随着社会财富的激增而迅速膨胀。

  无止尽地加班、应酬,男人们回到家往往已是深夜。在妻子和孩子面前,他们就像一具被掏空的壳,疲惫而沉默,除了洗澡、吃饭、睡觉三句话以外,很难再有多余的人类情感。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日剧《初恋~爸爸,小矮子不见了!》展示了昭和夫妻的日常,每天早晨,主妇有喜子都会亲手帮丈夫穿鞋袜。

  作为妻子,心理和生理上都得不到满足,正如斋藤茂男在《妻子们的思秋期》中对主妇菊江的记载:

  菊江的内心变化,如果能倾诉给丈夫,也许事态会完全不同。不过,即便妻子这么做了,丈夫也不一定能很好地处理吧。世上有几个丈夫能发现妻子细微的心理变化,又愿意静下心认真倾听呢?男人总觉得女人的话无足轻重,都是琐碎的小事,整天陷在利益至上的工作里。

  只为丈夫而活吗?

  当妻子们意识到自己不过是陪衬时,大多数婚姻便迎来了终结。

  近年日本兴起的 银发离婚潮 就是例证,尤其是 2007 年以后,新的离婚法颁布,规定妻子如果是全职主妇,经协商,离婚后可分得丈夫一半的退休金。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由于离婚率每年上升,2009 年一群日本男人自发成立了民间组织 日本爱妻家协会 ,将每年的 1 月 31 日定为 爱妻日 ,呼吁日本丈夫们在这一天拿着花准时下班,痛改前非,做个尊重太太的新好男人。

  2 年前,54 岁的カヨ决定离婚。

  我终于得到了自由,不用为丈夫做饭洗衣,不会因为丈夫在等而限制自己的行动。我又开始学以前学过的吉他了,有时会一个人深夜去看电影。年轻的时候,我从父母的家直接进入到夫家,从来没有像这样一个人生活过。

  而像 大件的垃圾 一样被抛弃的丈夫,离开了妻子,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只能在脏乱的房间里,靠便利店的速冻食品度日。

  跨入平成年代,日本的全职主妇越来越少了。 这个时代,只靠一份薪水是没有办法养家的 。

  安倍政府开始大力提倡 女性经济学 : 日本女性劳动力是一种最未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日本必须成为能让女性发光发热的地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据日本总务省的调查,1980 年是主妇数量的全盛期,全职主妇家庭占比达 65%,而到了 2018 年,这个数字已降为 21.5%。

  然而,传统的惯性依然强大,大和抚子式的性别范式,并不会像打个响指一样消失。

  结婚生子,教育子女,照看老人,承担家务之余,她们要如何 打破玻璃天花板 ,实现 女性活跃 ?

  答案仍然飘在风中。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