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华人网 查看内容

真子公主宣布婚讯,日本皇女的“1亿元婚姻风暴

2020-12-1 07:48| 查看: 82| 评论: 0|来自: 转角说

摘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日本刚被立为皇太子的秋篠宫,在29日的公开谈话中,突然针对长女真子公主的婚姻大事表态「会尊重选择」,正逢2020年是真子婚期后续抵定的最后期限,因此引起诸 ...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日本刚被立为皇太子的秋篠宫,在29日的公开谈话中,突然针对长女真子公主的婚姻大事表态「会尊重选择」,正逢2020年是真子婚期后续抵定的最后期限,因此引起诸多讨论。图为2020年,秋篠宫家全家福。 图/美联社

  「想当幸福的新娘,无奈是皇宫魁儡?」日本才刚被立为皇太子的秋篠宫,在29日的公开谈话中,突然针对长女真子公主的婚姻大事表态「会尊重选择」。看似平凡的话语,实则暗藏皇族内部的婚姻风波;现年29岁的真子公主,原本在2017年已决定与平民身分、还在研究所进修的小室圭订婚,本该为皇室之喜,没想到夫家却爆出债务纠纷而引发一连串丑闻,最后不仅婚事延期,秋篠宫的不满态度和真子的坚持,也都让外界甚为在意。今年2020是婚期后续底定的最后期限,儘管真子强调结婚的心意不变、秋篠宫也鬆口同意,但到底哪个良辰吉日才可以结婚?秋篠宫仍说:「之后再好好考虑。」而这场结婚风波,又再牵扯出皇族女性外嫁后的上亿资金补助、以及攸关皇室继承与人丁凋零的女性宫家难题。

  现任的德仁天皇之弟——秋篠宫文仁亲王——在今年11月8日举行的「立皇嗣之礼」后,已正式订立为继承天皇皇位第一顺位的皇嗣。在秋篠宫准备迎接55岁生日的前夕,29日于东京举行的记者会上,秋篠宫除了针对疫情以来的日本社会,表达其忧虑和关怀、以及聊聊皇室近况之外,最受外界瞩目的其实是长女真子内亲王的婚姻大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绚子在2018年10月29日于东京明治神宫举行婚礼。新郎守谷慧毕业于庆应大学,虽然是一般的上班族,但任职单位是日本大手海运企业的「日本邮船」,而且另一个身分是国际NGO组织「无国界儿童组织」(KnK)的理事之一。守谷的母亲正是因为KnK的缘故而结识绚子的母亲久子,在久子的介绍下,守谷慧和绚子才在2017年12月结识,双方一见如故,随即展开交往。 图/美联社

  不过这笔资金对于平民而言不算小数目,而且有部分来自国民的税金,因此也让社会大众关注一时金的流向用途,甚至于有许多日本民众并不晓得有《皇室经济法》的相关规范。

  宫内厅曾经对「资金是否太高」的质疑回应:皇族成员因为身分的特殊以及忙于皇室公务,难以在社会上有磨练职业技能的机会,遑论无法保有不动产等资产,因此1亿多日元的补助并不算特别奢侈。《朝日新闻》也指出,一时金有时会被用做购买婚后住宅的用途,考虑到严密的安全性等问题,加上日本高昂房价,1亿多的费用光是买完房子就所剩无几。

  但这一切按照规章进行的话,本无太多争议,民众也都抱持可以接受的态度;但偏偏在真子的相关事件上,因为牵扯到钱的话题而显得有些敏感。媒体小报的揣测之中开始有了各种谣言,例如:小室家就是看上这笔亿元一时金、要靠真子来救济...云云,也有无所凭据的推测认为:「真子说不定会为了坚持结婚,以退还一时金的方式做为最终手段,好让婚事能够顺利结成。」

  但是真子能否顺利结婚,按照秋篠宫的说法:「宪法怎麽规定就怎麽做。」但现实是偏偏身为皇族女性,这一回牵涉到的就不仅仅是单一皇族出嫁的案例,而是攸关皇室继承问题的未解困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04年明仁天皇的长女清子公主嫁给东京都政府职员黑田庆树后脱离皇籍,得到的一时金为1亿5,250万日元。图为清子公主结婚时叩别父母。 图/美联社

  ▌女性宫家和皇女制度

  传子不传女的日本皇室,后继无人的担忧始终是近十多年来的未解的难题。2004年时,德仁和秋篠宫都只有女儿,在没有男性可做为天皇继承者之下,当时日本政府与皇室就掀起了是否修改《皇室典范》?承认女性继承皇位?以及进一步的女系天皇传承系统。

  皇族的香火危机在2006年秋篠宫夫妇生下了长子悠仁之后,终于可以暂时鬆一口气;而有关《皇室典范》的修正案也就搁置至今。直到近年先后是明仁天皇的生前退位、德仁继承,有关后续继位的问题虽然没有急迫性,但因为皇族中女性为多(德仁的独生女爱子,以及秋篠宫的真子与佳子),未来三人若是都出嫁而脱离皇籍,那麽日本皇室就会变成「人力短缺无法支应公务」的窘境。

  也因此有了「创设女性宫家」的方案,以真子、佳子等人所所设计的制度,即使未来结婚之后,也能够持续保留女性宫家的皇族身分,若等到悠仁继承皇位时,至少还有女性宫家可以继续分担皇室的各种公务(祭祀、公关活动等)。然而这套设计来也不了了之,箇中原因仍然在于政坛裡保守派对性别的坚持——古来日本没有女性宫家,若开此先例,是否意味著将来也会有女系天皇?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皇族的香火危机在2006年秋篠宫夫妇生下了长子悠仁之后,终于可以暂时鬆一口气。图为2006年,文仁(前排左)过41岁生日,皇室公布其全家福,纪子抱著9月6日出生的天皇金孙悠仁。当时14岁的女儿真子、11岁的佳子并列侍立。

  原本皇族的宫家在江户时代末期以缩减到剩下四大家,但幕末到明治时代的「王政复古」之下,宫家规模又开始逐渐扩大、皇族势力成长到14个宫家,直到战后盟军最高司令部GHQ的缩减天皇势力政策下,14个宫家有11个直接强制脱离皇籍,几近「消灭」。现今还存在的只剩下三笠宫、秋篠宫、常陆宫以及高圆宫。虽然也有一种继承方案,是考虑将原本被GHQ废除的11个宫家恢复皇籍,无奈事过境迁,这11宫家有7家无后,其馀也远离皇族已久。

  在前首相安倍晋三任内,女性宫家的议题在保守派的压力下没有进展,而延续安倍政策的菅义伟,被问到是否创设女性宫家问题时,答案也是左闪右躲的:「兹事体大,慎重以对。」

  不过真子的婚事除了女性宫家议题之外,还又带出另一个可能:皇女制度。

  在秋篠宫的生日谈话之前没几天,11月24日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针对皇室成员的婚后动向,抛出了「政府考虑设置『皇女制度』」说法,一时之间又引发议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只是,因为皇族中女性为多(德仁的独生女爱子,以及秋篠宫的真子与佳子),未来三人若是都出嫁而脱离皇籍,那麽日本皇室就会变成人力短缺无法支应公务的窘境。图为2019年天皇退位式仪式,秋篠宫家的队伍。 图/路透社

  日本皇室严格意义上的「皇女」,是指称天皇的女儿(如立史上称呼过第一皇女、第二皇女等),在德仁天皇继位以后,现在的皇女即为德仁的女儿爱子(正式全称为「敬宫爱子内亲王」)。而日本政府官方所说的皇女制度,则是让已婚的皇族女性能够继续保留皇籍,以「特别职位的国家公务员」身分,可以保持皇室相关公务活动,并称之为「皇女」。

  这样设计的目的和女性宫家类似,是解决未来皇室可能面临的家族成员大幅减少、人力严重短缺的困境。只是因为议题抛得突然,引发社会舆论的揣测——特别是时机点的巧合,选在真子婚姻问题期限的2020年底,因此有人误以为所谓的皇女制度是因人设事,专门替真子量身打造的制度,甚至还推论认为「帮真子与小室圭的婚姻铺路」。

  但实际上,皇女制度的讨论,早在2012年首相野田佳彦(日本民主党政权)任内时,就已经提出过要研拟相关方案,到后来自民党安倍晋三执政期间虽然不了了之,但皇女制仍然是国会檯面下的备案考量之一(当时也已经有悠仁了,因此似乎也找不到急迫推动的动机),直到真子结婚出问题后,皇女制度才又浮上檯面。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皇女制度的讨论,早在2012年首相野田佳彦(日本民主党政权)任内时,就已经提出过要研拟相关方案,到真子结婚的消息后,才又浮上檯面。 图/美联社

  皇女制度与其说是替真子的婚姻铺路,不如说是同时能够平衡皇室继承、人力短缺等各种疑难杂症的折衷解方。因为保守派的抵制之下,无论是女性天皇、以及由女系血统继承、或是创设女性宫家,都是被保守派严正否决的提案。于是内阁主动抛出的皇女制度,在没有「明显冒犯到右翼」的情形下,成为最可能替皇室未来解套的方法。

  那麽接连著秋篠宫在11月底的婚事首肯之后,皇女制度也有眉目了吗?11月30日各大日本新闻都还在讨论真子的婚事日期,首相菅义伟也被问到皇女制度是否就可以用在真子身上,答案依然还是:「再谨慎检讨看看。」

  嫁与不嫁?婚后又是何种身分?皇族女性的婚姻法度,始终未能操之在己。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首相菅义伟也被问到皇女制度是否就可以用在真子身上,答案依然还是:「再谨慎检讨看看。」嫁与不嫁、婚后又是何种身分,皇族女性的结婚法则始终未能操之在己。照片右边为真子公主,左为佳子公主。 图/路透社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