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2020-9-1 20:31   浏览量: 225   评论: 0 稿件来源: 甲和灯  

日本人常提到季节的风物诗,其实不是诗,而是最能体现四季风情的事物。

春天的樱花,夏天的风铃、烟火和怪谈,秋天的红叶与螇蟀,以及冬天的雪,那些须记下的四时好景好物,就是最美好的诗篇。是枝裕和的电影《海街日记》,就使用了四季绝美的风物诗,映衬出鎌仓四时变换中的姐妹情谊。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海街日记》剧照

日本分明的气候,造就了日本人丰富多彩的季节感。比如他们热爱花草树木木,崇尚阴翳之美;也曾模仿我们的祖先,将二十四节气与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和器物联系起来,每个节气都有对应的风物,如春分风吕敷、小满蓝染、夏至的香物、小暑扇子、处暑的荞面等。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日本風物

立春花道、雨水硝子、驚蟄友禪、春分風呂敷、谷雨和傘、立夏竹工、小滿藍染、夏至香物、小暑扇子、大暑茶、立秋提燈、處暑蕎面、白露有田、秋分鍛刀、寒露清酒、霜降和紙、立冬暖具、小雪糖飴、大雪鐵瓶、冬至錢湯、小寒漆器、大寒菓子。

立春·花道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立春,正月节。立,建始也;五行之气,往者过,来者续,于此而春木之气始至,故谓之立也。立春日,四时之卒始也。恰逢孟春时节,乃春之始。

春晓,远山渐白探出头来,一束媚明微光从淡淡细云中越出,闻听到啼鸟处处,唤醒沉睡的大地。春去,春回,又是一年春朝。烂漫在山野间竞放的春花,蒙雨打落些许,生命短暂的竟不知晓了。

采摘几朵想多停留片刻,遍插于花器中自成了花道。花道在日本亦称华道,生花,因华通花。四季的树枝花草经修剪后插于花器中,欣赏优美姿态的同时,鉴赏敬畏生命尊严的艺术。

雨水·硝子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水。

早春二月,山顶消融的积雪顺坡而下,蜿蜒曲折,汇成溪水,流经河面,层层未消浮冰,晶莹剔透,煞是好看,引人想要获知那光阴背后的故事。

硝子谓之人造水晶,古时曰琉璃,日本称作硝子,现代则是玻璃的艺术。最初从植物灰中提取的碳酸钾与砂石中的二氧化矽经熔解后,形成硝子,其历史可追溯到纪元前4000年以前,而硝子与日本邂逅则是到弥生时代以后的事情了。古墓中发现“勾玉”、“管玉”,也不乏大大小小片状硝子被出土,这其中亦有从中国传来的,曾作为装点佛像佛堂而用的琉璃玉器,想必是伴随着佛教一同来到日本。

驚蟄·友禪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乍暖还寒,渐有春雷,动物入冬藏伏土中,不饮不食,称为“蛰”。惊蛰时节,蛰虫惊而出走矣。

进入仲春时节的惊蛰,桃红梨白莺鸣燕来,姹紫嫣红三春晖,收于绫罗一卷。

友禅是在布料上进行染色的传统技法,原本是使用淀粉或米制成的防染剂,进行手工描绘,染色成形后呈现出缤纷色彩的染色技术,而今使用型染或者数码印刷的类似技法样式,亦都被统称作友禅,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染色技法之一。

春分·風呂敷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阳生于子,终于午,至卯而中分,故春为阳中。”仲月之节为春分,正阴阳适中,故昼夜无长短云。柳色半春光的春分时节,正是踏春寻觅和煦阳光的时候,包裹上一身春色上路吧。

风吕敷就是我们常说的“包袱卷儿”、“包袱皮儿”。风吕即浴堂,江户地区叫“汤屋”,而在关西地区则更喜欢称作“风吕屋”,风吕实为蒸汽桑拿浴,入浴时将脱去的衣物在浴室地面上敷布加以包裹,随后逐渐以“风吕敷”的名称在民间传开,早期的名字却逐渐被遗忘了。

立夏·竹工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

立夏后恰到好处的微风带来习习凉爽,竹子摇曳竹叶发出的沙沙声,勾着内心那个悸动,在忐忑中炎热的夏天就要到来。

空调下避暑的我们,谁曾想到爱迪生发明电灯时,炭素灯丝便是京都竹制成的呢?摇扇清风萤火飞舞的溪涧,依旧与竹千丝万缕着,抱着西瓜端坐竹凉席上才是夏季的记忆。

大多的竹编工艺依旧是只能手工编织完成。竹编的方法多种多样,甚至上达百种,依据不同用途又发展出相异的方法,可用“吾编无尽”来形容。

小滿·藍染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小满,麦穗饱满,尚未成熟,万物生长稍得盈满,尚未全满。《尚书》中“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正是此意。

小满的到来预示着农人辛勤劳作的开始,桑妇将蚕茧置入沸水中,抽丝剥茧,纺纱织布,拉开炎热夏季大幕正当织布染色的好时节。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出自《荀子・劝学说》,这其中的青说的就是“蓝”,古人称蓝色作“青”而“蓝”就是蓼蓝,被略称为蓝或靛青。蓼蓝是蓼科一年生的草本植物,主要用于染色,蓝染也自此得名。近代被广为传播的“Japan Blue”因色彩深邃且艳丽唯世界所熟知。

谷雨·和傘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谷雨,三月中,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春雨滋润着万物,春芽萌发心亦开花。谷雨是春季最后一个节气,难免令人心生“落花流水春去也”的惆怅。

平安时期,伞被留学大唐的遣唐使从长安带到日本,同时还有佛教、茶与汉字,当时把中世纪直至近代中国传来的物品雅称为唐物,因此和伞最初也被叫作唐伞。和伞初传入时是专供于贵族间赏玩的日用品,但到了江户时代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庶民文化的兴盛,和伞逐渐成为时尚的道具被广泛普及,浮世绘“美人画”中就经常可以看到执伞美人的柔美身姿。随后的发展中,结合传统艺能的歌舞伎、日本舞蹈、茶道等,相互借鉴融合,以各自领域特有的审美意识,进一步得以发展。

夏至·香物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进入江户时代(1603–1868)政治安定,经济繁荣,高级香料的使用向一般社会普及,也往武士、町家等广阔的阶层渗透。在上流社会中,以男士为中心,香道成为教养教育必修的科目。随着普及,香道中组香的制作以及相应道具的制作繁华竞盛。七夕香、源氏香、竞马香等带有时代印记,视觉化的品类也依次诞生。16世纪后期,线香还依然从中国进口,到17、18世纪初,随着日本国产化的进行,逐步向一般家庭普及,甚至成为身边最亲近的熏香制品,直至今日这种线香制造方式都未曾改变。

小暑·扇子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小暑,《周书》上说“小暑之日温风至,后五日蟋蟀居壁,后五日鹰乃学习。”温风是蒸腾的暑气,蝉的嘶鸣容易引起人们的烦躁,摇扇而卧则会满心欢喜。

日本最初有关扇的记载在天平宝字6年(762)时,诞生则是平安时代初期,称为桧扇,此后,扇的形式变得多样化起来;写和歌,描花卉,扇逐渐成为礼仪赠答、交流的道具。

到了鎌仓时代,随着禅僧与中国的交流,扇被带入中国。当初的扇面只有单面贴纸,经过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创造,变化成双面贴纸的风格,作为“唐扇”又再次出口到日本。从此作为日本扇的形式存留,并成为现代日本扇的基本型被确立下来。

进入江户时代,“制扇、制冠、乌帽”的行当成为颇为荣耀的“京三职”,普及到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如今日本还有以扇比喻人生的说法,许多人家都备有小扇数把,以备不时之需,作为礼品回赠宾友。

大暑·茶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大暑,古人将大暑分三候:一候腐草为萤,二候土润溽暑,三候大雨时行。每年此时正值三伏天的中伏,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暑气难消人心难耐,《大学》中说:“知止而后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人生莫如这段艰难困境,吃茶而心静,心静则自然凉。

从绵长的历史中孕育的茶之道,直至随心享用的茶饮料,体味之中“一期一会”的警言,亦或“和、敬、清、寂”的心神,和“茶禅一味”的幽寂,我们似乎都应反思快节奏中的浮躁心境,一瞬人生本如此,沏杯茶,在面面而谈中回味生活的“真、行、草”。

立秋·提燈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秋,揪也,物于此而揪敛也。”立秋一般预示著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来临。对凉意最敏感的要属梧桐了,“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以小明大,见微知著是种智慧,微光点点,那是黑夜里的微笑。

时光流转,提灯由于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来到今日的日本各地依然有许多的老铺在传承着,其中尤以八女提灯、小田原提灯、岐阜提灯、赞岐提灯最为有名。

古已有之的传统美为现代苏醒,传统的祭祀仪式使用的提灯,随后融入现代生活,魅力不衰不减,变化的是周遭的环境,不变的依然是内心的柔和与温暖光芒,隽永有力地雕出刻刻人生,有如人生旅途中指引我们微笑面对的方向。

處暑·蕎面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处,去也,暑气至此而止矣。”

处暑过,暑气止。朝夕凉风习习,就连天上的那些云彩也显得疏散、自在,不像夏天大暑之时云气浓密。俗语说“民以食为天”,不仅是说食物之重,更是一份自在享受的心境。

江户时期有着数之不尽的面馆,其中老铺面馆也是大量存在。当时各种荞麦面加工技法共存,并形成几大支派,其中从信州发源的“更科”和从大阪砂场传至的“砂场”对形成今日的“江户荞面”有着巨大的影响和推动。随后又从“砂场”中分出“薮”,形成传承至今的“暖帘御三家”。

白露·有田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露凝而白,玉阶生白露”。秋意渐浓,已是白露时节,桂树上挂满露水,古人取青瓷盘,谨慎的迎取,为最讲究的茶客煮茶。此时的“白露茶”香而醇,乃一绝。

丰臣秀吉的时代,武将之间开始流行饮茶,茶人千利休尤其珍重于高丽茶碗,引发了丰臣秀吉对出产地朝鲜的极大关心。遂出兵,并因此带回一个名叫李参平的陶工,来到伊万里的有田地区,发现了优良的瓷石,使得周边制瓷业急速的发展起来。

江户初期,日本首次烧制出了白瓷,白若美肌细腻,又似白露般剔透光润,在白地上还描绘有华美纹样。这便是代表着日本瓷器的“有田烧”,李参平因此也被尊称为白瓷的鼻祖。有田烧,和因此而培育出的“技术、设计、样式”之美,代表着日本瓷器的魅力,为世界各地广泛认同。

秋分·鍛刀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四季变换,寒暑交替,《皇帝内经》上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秋分这一天,正是阴阳交接,分割寒暑的日子。秋之中,赏菊的时候,菊是“花之隐逸者也”象征着品格的高洁。

太刀威风凛凛,深藏不露,凝缩着诸多刀匠的工夫,时代和流派的不同个性也因此相异。刀身进行雕刻的传统,从平安时代起就已流行,实用纹样,信仰字句,装饰花纹等等特色鲜明。古刀刀身上雕刻信仰字句的居多,“梵字、剑、不动明王、俱利伽罗、三钴剑、护摩箸、八幡大菩萨、南无妙法莲华经、天照皇大神、三十番神”等,都为刀匠所好,新刀的装饰性则更强,“鹤龟、上下龟、松竹梅、蓬莱山”等有着吉祥意味的图案都被雕刻其上。这也表露着刀匠的审美意识。

寒露·清酒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露水先白而后寒,经过初秋洁白晶莹的白露,凉意转为深秋的几丝寒意。露水触手冰凉,此时桂花飘香,五谷丰登。农忙后酿造米酒是对自己辛劳一年的最高犒赏,伴着花香,沉吟心醉。

清酒的味觉评价,常以五味的酸苦甘辛咸来表现,却与料理的概念大相径庭。四季变化风情迥异,人的情绪也随着变换。无论是独影小酌,还是双人对饮,又或众人皆乐,人生五味,清酒五味,这酒中滋味只有自己知晓,谁又说不是呢?

霜降·和紙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气肃而霜降”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漫步山野,层峦叠嶂的山林,显现多姿的色彩,经历过风霜,方能彰显“霜叶红于二月花”似的心火,深沉并涵蓄着的晚秋是令人沉醉的一抹。

和纸诞生带来文化的兴盛,不仅佛教文化繁荣,平安京时期也因和纸与假名的发明,逐渐摆脱唐风影响,逐步树立日本国风。诗歌传颂的文化运动,茂密的森林植被,清流的溪水,以及四季的变换,在和风风土之下,和纸得以发展。同时也承载着日本人对自然敬爱,与自然共生的生活习俗,优雅的使用美丽的和纸展现喜悦的内心世界。

源于自然的和纸,同四季变幻,从诞生到枯黄,由繁盛至新生,历经千年传承,层层张张记录着时代的薪火,点燃心手相连的古老记忆,留下时光雕琢的生命轨迹,我们唯有细细慢慢地去体味。

立冬·暖具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冬”乃“终”,意味着“四时尽也”,“水始冰”水凝为冰,薄薄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立冬仅是拉开严冬的序幕。冬神被称作“玄冥”,也许就是想用空寂清冷来提示我们,珍视时间为世间谱写的未央歌。

日本住宅除了现代称作“洋式”的现代建筑外,亦有大量的传统住宅保留下来,现代生活方式取暖与我们并无大恙,传统住宅多以木造,整个屋子的保温取暖显然不易,住户自身保暖和使用暖具则是现实之选。

现代暖具中虽有空调、电热毯、地热等种种,但于日本人来讲,围坐在暖桌旁,看电视,吃桔子,成为不可或缺的冬季风物诗。家族代代传承来的习惯,即使在洋式建筑盛行的当下,依旧是未曾泯灭的日常生活习俗。

小雪·糖飴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小雪时节,冬日的初雪,总是让人充满兴奋与期待。甜蜜似乎更适合日渐清冷的冬日,万籁俱寂的时候,唯有内心那一丝甘味的温暖可忘却寒凉。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人有巧”,合四者方为良。随四季变幻的“季节限定”金平糖如花绽放;“梅金平”用上好糯米旋转出层层白玉,结晶呈淡粉色,如梅之傲雪风霜绽放的品格,与煮茶的冬季岂不正是绝配;待冰雪消融,春暖樱花飞舞时,盐沁后的樱之花瓣,一瓣一瓣又被职人手工挂蜜,小心翼翼的保留色味,可说是身心体味的艺术尚品;秋季的烧栗口味是不可遗疏的美味,追赶着来不及的味觉;随后的丹波黑豆与紫苏的搭配,淡紫色的滋味也是令人难以忘怀;临近岁末柚子与红薯口味伴随的是落叶飘零的时光;品味过浓缩深秋南瓜浓郁风味后,惊叹于后味的丰富回甘。

冬至·錢湯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冬至开始进入数九寒天,这一日似小年,迎来最长的一夜,这时来个热气腾腾的热水浴,身心舒坦。

河中或瀑布下进行的洗浴风俗,本是受到日本神道的影响,作为修行的一环进行。佛教发祥地的印度认为,身体洁净才能获得精神的纯澈,放置佛像的场所有七个重要之所,也就是“七堂伽蓝”,必定设置的即是“浴堂”。佛教传入日本时于寺院中自然设置了“浴堂”。

汤是古人对热水的称谓,除为僧侣预备外,也遵照佛教思想,以“招福祛病”吸引鼓励民众入浴。随着庄园制度的瓦解和更多寺院的开放,“汤屋”也逐渐开始收取入浴费“汤钱”,这之后便把收费的浴堂称之为“钱汤”了。

大雪·鐵瓶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大雪初降北方时,南方也迎来了清冷。至此而雪盛矣。天地间瞬间变得寂寥,白色覆盖下不太分明的轮廓线条,勾勒出素朴悠远的世界。

要说起围炉火钵上的主角便是铁瓶,如今不太常见的光景,蒸汽缭绕中隐约的背影,不仅是冬日最温暖的生活记忆,也是防止室内干燥的所在。《红楼梦》中妙玉采梅蕊雪煮茶,雪、水、茶相融是古人追求冰清玉洁的意境。除此吃茶之人对茶器的铁瓶也有着非常的讲究。

小寒·漆器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冷气积久而寒,月初寒尚小,故云。小寒是气温最低的时节,此时雁北乡,一路向北迁徙,回往那到不了的远方。即刻鹊始巢,鹊遂可为巢。我们亦该归乡,思念一缕透窗而入,落入手中一碗热故乡。

正月是最隆重的祭拜年神的仪式,凝结着祖辈的生活智慧,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习俗,而承载全部最具仪式感年俗生活的是漆器。

漆器是生漆涂敷在素地胎体表面,形成保护膜制成的生活用具。

日本的漆器工艺可追溯到绳文时代,到了奈良时代已经出现了“莳绘”的日本独有漆金工艺,平安京迁都时,设置了宫廷直辖的漆工工房,在确立了京都的漆艺中心地位后,也传播到日本各地。

大寒·菓子

当24节气到了日本,就成了不一样的诗篇

“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生机潜伏、万物蛰藏,即将结束的冬季,隐隐感受到大地春回的迹象,是百花缭乱中又将开启新的周而复始。

荏苒间快要新年,花香鸟语都述说着季节的更替。春,萌芽;夏,繁茂;秋,熟成;冬,凋零。人之一生,一呼一吸,一休一憩,循环无穷尽,菓子便是这四季人生幻变的生活物语,喜悦、悲伤都可由菓子处寻求愉悦和慰籍。

菓子可誉为五感的艺术,视觉、味觉、嗅觉、听觉、触觉身心皆享受。颜色和形状令凝目百花吐艳;味道使味蕾百花绽放;气味感呼吸百花芬芳;名字带会意百花妙语;触感让心绪百花缭乱。可见古人生活之风雅。

日本在经历文化变迁的同时,不断延续并引入现代生活,独自欣悦,偎赏宾客,都成为生活中的雅致生活常景,从中感受季节变幻,天候移转,由此酝润心境才是最终目的。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