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2020-7-18 17:45   浏览量: 531   评论: 0 稿件来源: 民办教育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从南京到东京,我是刚刚和大雪一起经历了日本“小升初”的家长。


和国内“小升初”相比,日本的“小升初”竞争之激烈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身在其中时,承受着压力,一度觉得日本小升初很扭曲。


现在已经过去了。回头再看这样应试的过程也有很多收获。所以这时候来介绍日本小升初,希望可以尽量全面一点。


首先再解释一下,日本小升初竞争比国内更激烈,不是因为日本家长更激烈,而是因为日本的中学学制的设计特点决定了


日本“小升初”竞争,

为什么比国内还激烈


年纪大了,请容我凡事从头说起。


日本的中学分为三种:公立学校、国立(都立)中学以及私立中学。对我们来说,不太明白的可能是国立(都立)中学。


这种学校主要以研究型教学为主,也就是为日本的教学改革做现行探索,教学理念前沿而学费低廉,很受欢迎,像私立中学一样也需要报考,但这样的中学很少,招收学生占比仅为总数的0.4%,所以这里就不关注了。


公立学校,和国内一样,也是学区制,就近入学,不需要选拔。但随着公立中学高考成绩的日渐萎靡,几乎揽括了日本一流大学大部分生源的私立中学,在日本现在越来越受到追捧。


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前年的统计,东京都地区小学生私立学校的就读比例不足4%,但到了中学,这一比例立即升到26%,实际上东京都几个中心区如港区、文京区、目黑区的中学生私立学校就读比例都达到了40%左右。


可见,撇开公立学区,接受小升初“受验”(日本称升学考试为“受验”)去竞争自己中意的私立中学,在日本大城市的小学生中已是潮流。


我们所在的东京都文京区,算是东京传统的文教区,小升初受验比例达到70%以上。也就是说,大雪他们班2/3以上的同学都在今年和他一起参加了小升初考试。


而日本的中学学制设计特点是“中高一贯制”,即所有中学都设初中、高中,施行6年的中学、高中连读制。


这就是日本从1998年开始推行的“中高一贯制”学制改革


这项改革的好处是将高中纳入了普及教育,坏处是小升初竞争变得立马激烈起来,小学生承受了过重的升学压力,因为这些学校绝大多数已不再设中考招生这一环。


所以,几乎所有希望将来冲击名牌大学的日本小学生,都希望在小升初阶段进入一所好的私立中学。否则读完学区的公立初中再想考上一所好的高中,入试的机会已经非常少。


这就是“小升初”在日本为什么重要性仅次于高考的原因。


为了应对这样重要的“小升初”,如果一个日本妈妈在孩子进入小学6年级时,提出辞职,专心在家陪孩子准备一年的小升初受验,大家也不会太惊讶,因为这在日本并不是个别。


日本小学生,

如何选择“小升初”学校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东京最受追捧的女子中学桜蔭中学入学考试日

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私立中学分男校、女校和共校。男校女校是主流,共校比较少但这几年在增多。公立中学都是共校。对私立学校一个流行的评价标准是看这所学校的“偏差值”


所谓“偏差值”,具体解释起来有点绕,但可以粗略理解为是市场给这所学校的评价打分,通常偏差值越高的私立中学越好,也越难考。


而影响偏差值高低的标准非常粗暴,那就是看这所学校每年考取东京大学——日本最高学府的毕业生有多少。比如提起东京都偏差值最高的学校,女子私立最高的前两名是桜蔭中学、女子学院,男子私立最高的是开成中学、麻布中学。


这些学校每年的毕业生中考上东京大学的比例,也相应排在前面。其中开成中学每年400名左右的毕业生中都有100多人考上东京大学,几乎占1/3。


换算一下,在我们国内如果某个中学的毕业生1/3都考上北大,那会是什么盛况?但是在日本,名牌大学的生源就是这样越来越集中。


相对学校的偏差值,受验的学生每个人也有自己的成绩偏差值。


这种偏差值,就是塾根据学生在同一个塾的几千名同级生中的排名来计算的。参考度很高。所以假设一个学生在塾里的成绩偏差值是60,他也就会去选择偏差值60左右的中学为报考目标。


“偏差值”算是日本受验市场特有的一个名词


它通过这种方式,将学校的好评度和学生的成绩都进行了数字量化,方便大家互相寻求匹配。也看得出经过几十年市场发展,日本“受验界”算是摸索出了一条更成熟的“操作方法”。


除了通过偏差值来选择自己要考的中学外,中学的“部活”特色也是很多学生选择学校的参考标准。日本学生一旦进入中学,就会将大量的时间、精力放在校内“部活”上。“部活”就是俱乐部活动。大多数学校都会有三四十个俱乐部,包括各类运动、文艺、学科俱乐部等。


有的中学就是以某些特色“部活”见长,甚至可以培养出国内外大赛的专业选手。所以,对于不是以考名牌大学为目标的学生来说,根据自己的爱好去选择相应的中学,也是一种方式。但是根据成绩去选择尽可能偏差值高的学校,仍然是日本小升初择校的主流。


不管以哪种方式,日本小学生在报考这家中学之前,大多已去过这家学校数次,甚至体验过他们的授课。


每家私立中学每年都有几次的入试说明会、参观会,向有意向的考生介绍自己学校的情况,甚至会详细到本校老师的毕业学校、年龄和性别构成等。


有的学校还设立公开体验课,感兴趣的小学生可以提前报名,去体验上课。


另外,各家中学每年都有一场“文化祭”活动(日语“祭”有“节日”的意思,所以类似校园“文化节”),这也是小学生了解自己将来的目标校最重要的窗口。


文化祭都对外开放,且最大特色是学生主导,类似于本校学生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麻布中学文化祭,图片来自学校官网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广尾中学文化祭


在这天,学校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欢乐场,各学生俱乐部会设立分舞台、分会场向参观者展示自己的俱乐部成果。


不管是哪个活动现场,看到的全部是学生们自己忙上忙下,几乎看不到老师们的身影。整个学校这天似乎都交给了学生。


所以想报考这家学校的小学生,会选择在文化祭时去参观,跟前辈们聊天,打听自己想了解的学校信息。


家长们也可以去感受学校氛围和这里的学生状态,决定这所学校是不是适合自己的孩子。


学校成绩边缘化,

课外班决定“小升初”命脉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日本考试现场一大特色:辅导班老师会去现场给学生“应援”

图片来自朝日新闻


决定小升初受验的日本小学生,一般会在三四年级开始上塾,也就是课外辅导班。


从此这就算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日本,现在如果不上塾去考上一所名门中学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如果说国内辅导班主要是“吃小灶”,是学校教学内容的深化,日本的塾则几乎是“另起炉灶”,自己编写各科教材,会教授很多学校课堂里不会学习到的新内容。


这一点说起来话长,总之是日本三四十年前开始给教育“减负”后滋生的毒瘤。1976年日本出台给小学生减负政策后,公立小学教学大纲的学习内容和难度大幅缩减,学生的学习力整体下降。


私立中学为了“矮子里取长子”选拔学生,撇开教学大纲,在小升初的入学考试上拓展了“超纲”的内容和难度。


为了解决这样的“供需错位”,日本的“塾”,带着历史使命出现了


塾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在日本各地集中出现,到一路疯狂发展的近30年,刚好是日本减负教育方针不断被质疑的30年。


所以一个打算小升初受验的日本小学生,学校成绩无所谓,因为学校考题简单大家考试成绩都很好,在塾里的成绩和排名才是真正关注的。


和国内情况不同的是,日本的大塾首先得入塾考试。合格了才能交钱去上。


日本的塾现在已经多如牛毛,来日本旅游时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各写字楼的对外窗户上,写着“塾”的字样简直“三步两桥”。


但是经过历史长河的洗涤,在小升初的塾上,现在占统治地位的主要有四大塾,sapix、早稻田、日能研和四谷大塚。


他们都有各自的受众学生群,小学生生源都分别有两三万人。每个塾的分校遍布全国各地,在同一个城市也有很多分校区,学生们都能“就近入塾”。


大雪五年级暑假开始上sapix塾。塾的补课内容和小升初考试科目是一致的,一共上四门课:国语(语文)、数学、理科(涵盖物理、化学和生物)、社会(涵盖历史、地理、时事等)。


看看他到了6年级后的sapix补课时间表。


平时每周的周二、四是下午4点半至9点,也就是4点放学回家后,休息一会儿,就要换上塾的书包出门。


最不可思议的是,4点半到9点,中间没有休息,孩子不能吃饭。一门课上完,另一门课老师就接着进来开始。


如果上课中间学生们想上洗手间,可以直接去上完再回来继续上课。


一开始我知道时,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这不是伤害孩子身体吗?


可大雪不以为然,说老师上课很有趣,很快时间就过去了。


我才知道,这些塾的老师,都有我们新东方老师的本事,一边讲课一边备着段子,让学生们可以有兴趣一直坐下去。


另外,周六是半天,周日全天。周日必须带午餐便当。


塾会每天小考,每月大考,并且根据大考成绩决定每个学生在下个月是升班还是降班。


日本“小升初”,

拼娃也拼爹


实际上,从大雪5年假暑假开始上塾准备参加小升初受验后,我们就几乎不再有周末出行计划。


他每次上完塾9点半回来才吃晚饭,然后还要做作业,做塾的作业,做学校的作业


我一直盯着他晚上11点必须结束睡觉,但是我知道他睡觉在他们班同学中算早的。他的暑假、寒假也被塾的排课挤得只剩下零碎的一周时间。


到了六年级下学期,我们不得不暂停了他的篮球俱乐部活动和钢琴课。所以受验尽管很辛苦,他仍然胖了一大圈。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很多日本家长考试前会去神社给孩子“祈愿合格”

图片来自富士新闻社网站


所以,对日本受验的小升初学生来说,上塾不是去吃小灶,而是真正去上另一所学校。


白天上的学校很轻松,是我们讲的“素质教育”,文化课内容简单,更主要的是在集体中学习一些基本技能和行为规则,成为一个规范的社会人。


另一所学校(塾)则完全承担着应试教育,学习更多更难的文化课内容,填鸭、考试排名、升降班,所有应试的一套,几乎无所不用其极。


前面的学校免费,后面的学校收费逐年递增。


一二年级每年塾的费用折合人民币大概3万元,三四年级每年四五万元,到了五六年级,就要增加到每年10万元以上——这是一个塾的费用。


有的家庭为了确保孩子成绩上游,同时会报几个塾的补习,孩子除了在大塾补课外,还另外上“一对一”、“一对二”的个别辅导塾


所以很多小学五六年级的日本受验生家庭,每年需要为孩子准备的补课费用达200万日元以上,折合人民币14万元以上。


日本“小升初”,

公平还是不公平?


【域外教育】疯狂的日本“小升初”

▲日本很多学校保留“放榜”传统,这是桜蔭中学入试合格者放榜现场

图片来自《朝日小学生新闻》


日本学校的新学年开始是每年4月份,所以小升初考试主要在每年的1月、2月进行。

各家学校都是独立考试,受验生需要排出自己的第一、第二、第三志愿学校,并根据学校偏差值分出梯队,错开时间去各学校“赶考”。


一般每个学生至少报考两三家中学,最后根据合格情况挑选自己最满意的一家。


大雪“小升初”受验这一年,很幸运刚好我周围几名中国妈妈友都有孩子受验,大家一起考察学校一起分享信息,又一起庆幸一起吐槽。


庆幸的是,某个角度上,它是公平的。


当孩子去参加考试的时候,不管是哪一场,确定的是,他是不是被录取,只和他这次考试成绩有关,和其他无关。


但另一方面它又很不公平。


尽管这是在日本家长聊天中平时也不太被谈及的问题,但它真实存在,并且越来越严重。


这一问题在升学链最上层的表现,就是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现在每年46%的生源集中来自于东京圈的少数私立中学,而且这个百分比还在逐年增大。


这种让日本教育界越来越担心的失衡背后,是日本受验市场越来越激烈的补课竞争和越来越昂贵的补课费用。


这让很多受家庭条件限制的孩子,在“小升初”阶段就失去了参与竞争的机会。


真的感慨,教育的竞争与疯狂,没有国界。

作者:雪妈,从南京到日本,两个孩子妈妈,旅居东京 来自 阳光城市频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