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

2020-6-29 19:05   浏览量: 151   评论: 0 稿件来源: 诗书君  

日本政府原则上规定每20年更改一次日元设计,辅以当时最新的技术避免假币产生,扰乱经济市场。1984年,日本大藏省(今天日本财务省前身)理财局计划将圣德太子的头像印在十万日元纸币上,野口英世的头像印在五万日元纸币上,福泽谕吉的头像印在一万日元纸币上,等到真正发行的时候,十万元纸币和五万元纸币被取消发行,福泽谕吉也成为日本最高面额纸币上的人物。

福泽谕吉并非政治人物,甚至拒绝在政府担任一官半职,那么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呢?因为他对日本产生的影响已经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并且持续到今天,甚至会一直延续下去。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由于航海技术的发达,欧美国家的商船炮舰相继出现在日本海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船只不仅越来越频繁,提出的要求在当时的日本人看来也相当的无礼,加重了日本民众的恐惧。

而在日本国内,德川幕府统治下的日本面临着高额的政府负债、大面积的饥荒以及不断的武装暴动等问题。

内忧外患的大环境下,福泽谕吉出生了。

福泽谕吉出生于大阪,他的父亲是日本令制国之一丰前国下中津藩的一个底层官员。他的父亲擅长财务管理,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后来福泽谕吉能将会计学的基础“复式记账法”最先介绍到日本。

福泽谕吉的父亲同时也是一位儒生,他精通中国的典籍,诗文素养也颇高,可惜作为最下层的武士,除了忠于领主之外,别无所能,最后只能抱憾终生。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父亲死的时候,福泽谕吉才三岁,长大后他在母亲处了解到关于父亲的事迹,而且又因为自己继承父亲的武士身份,尝遍了武士的悲惨生活,因此,憎恨封建等级制度的种子在他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等到他接触到平等的观念之后,为之奋斗了一生。

安正元年,二十岁的福泽谕吉赴长崎学习兰学,也就是西方的自然科学。当时的荷兰人能够在长崎进行贸易,西方的自然科学随着贸易也慢慢地输入到了日本。

学习兰学期间,福泽谕吉感受到了西方的强大,决定出国游历,他先后三次到达欧洲国家和美国,他的眼界不仅比之前只在书本上学习开阔了许多,同时也根据自己的海外经验写成了《西洋事情》一书,让他名声大噪。

因为有过海外的经历,福泽谕吉被德川幕府雇用为翻译官,在当时环境下,虽然他憎恶幕府体制的黑暗,可是作为一名日本人,他害怕外国势力以日本内乱为借口而乱入。

为了调和上述局面,福泽谕吉提议仿效美国的联邦制度,在日本建立大名联邦,然而,他的这一提议被后来政治上演化为“尊王攘夷”派和倒幕派的战争而堙没,二选一的抉择让他放弃了选择,他作为一个看客在一旁冷眼观瞧,同时进行学术研究。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1867年至1868年,明治天皇发动了维新政变,日本社会开始进入到现代社会。作为日本社会变革的见证者,英国学者霍尔·张伯伦这样写道:

老武士的现代继承人,现在可以说颇为流利的英语,日常穿着高领绅士服,望之与欧洲人无大不同,所差者只不过是日本人游移不定的眼神与稀疏的胡子,旧东西好像在一夜之间便小时得无影无踪。

文明开化时代的到来,为福泽谕吉的思想绽放提供了适宜的土壤,他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于福泽谕吉的学习态度都有所偏见,最常引用的话语就是他在《劝学篇》中的这段话:

所谓学问,并不仅是认识难字、读难解的古文、欣赏和歌、作诗词等对社会不实用的文学。当然,这些文学本身能愉悦人心,是相当贵重的。但并不像古来儒者和学者所说的那样尊贵。古来汉学者中,能养好家的很少。既能写好和歌,又能巧于买卖的商人也少有。为此,有心的商人百姓见自己的子弟勤奋于学问,便担心会家财衰败,这也是很自然的。此事说明那种学问远离实际,不适于日用。所以,今天应把那种不实际之学置为次要,专努力于接近人的普通日用的实学

当福泽谕吉声名远播之际,他倡导的“实学”也成为流行语,于是有的人将福泽谕吉视为“卑俗的现实的功利主义”者。

实际上,如果福泽谕吉仅仅提倡“学问的实用性”,这都并非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因为自动宋明理学传入日本之后,“实学”一词就开始出现了。德川时期的著名日本儒者山鹿素行就说,“即使修身正言行,背诵千言万句,亦不外是杂学”,真正的学问应该是“有益于今日之实用”。

福泽谕吉的学问态度在于人打破了所有的权威等级观念。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日本受到中国影响很深,日本的旧学问都是以伦理学作为学问的基础,虽然以伦理学为基础的学问并没有排斥对自然的认识,但是却将伦理和自然结合到一起,自然和人类不是对立的存在,自然成为人精神的本质,也就是说:自然被精神化,精神被自然化。

这种精神和自然的关系,对个人而言固然有很多好处,但却被作为等级制度的思想来源,成为德川幕府统治的工具:

天自在上,地自在下。上下之位既定,则上尊下卑。自然道理之顺序,见此上下可知,人心亦然。

德川幕府将自然融入伦理,为尊卑贵贱的社会秩序提供了理论基础,把本来人为制造的等级关系视为自然限定的秩序,本末倒置,却成为统治的有效法则。

更有甚者,所有的意识形态都被类比为自然的“富贵皆天命,知命而足”的宿命论。

福泽谕吉对以上学进行了有力的驳斥,他说:“应事先有物,然后有伦。而不是现有伦,然后有物。勿凭主观判断先谈物之伦,并以其伦害物理”。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这种宣言在思想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丸山真男语)。福泽谕吉通过对社会秩序先天性的批判,来捍卫“物理”的客观独立性(丸山真男语)。

欧洲文艺复兴的基础是精神与自然的对立,前者是人内在主观感受,后者是人外在客观经验。欧洲的文艺复兴就是打破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形相的等级逻辑,在自然中夺回人的一切内在价值,使自然从精神层面完全独立出去,塑造出人主体的独立性。

福泽谕吉又说:“从天地开辟之初到今日,可以说是一个实验的世界”。近代科学与理性的出现,就是以实验精神为基础,福泽谕吉将实验精神不仅应用于自然科学领域,还应用于政治、社会等等人文科学领域。

福泽谕吉将陈腐的教条和那些看似毫无破绽的先天等级价值观,一一用实验精神进行筛选、检验,毫无情面的剥夺了所谓权威的虚伪性。

福泽谕吉认为,不论是关于事物还是制度,凡主张其对人类生活所具有的作用不需经过检验,自身就具有绝对性价值的想法,完全是行不通的

由此可见,他受科学和西方自由思想影响很深,打破旧传统、传播新思想的迫切。他鼓励日本人兴办企业,发扬独立自主精神,写下的《劝学篇》鼓励了所有人,不仅针对精英,还包括庶民。在《劝学篇》的开头福泽谕吉就写道:“天不生人上人,亦不生人下人”。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除了写书传播思想,福泽谕吉还积极参加社会活动。

1873年,福泽谕吉参加了由森有礼发起的启蒙学术团体——“明六社”,成员包括福泽谕吉、西村茂树、西周、中村正直、加藤弘之、津田真道、箕作麟祥、神田孝平等。1879年出任东京学士会院第一代院长。

可是,福泽谕吉对于明治政府始终敬而远之,多次拒绝明治政府的邀请。然而,福泽谕吉大肆的批评学者的官僚化作风。

1880年,他接受了伊藤博人的请求,协助明治政府办理报刊,最终因为“明知十四年政变”而流产。

从此之后,福泽谕吉的后半生主要从事报纸和教育事业,也是他一生最重要的成就:创办时事新报和庆应大学。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他创办的时事新报围绕的观点主要是两项:

一是排除“权力偏重”

他极力强调经济、学问、教育等文化领域的独立性,反对明治政府介入这些独立的领域。而这些领域独立的前提需要培养独立的人民。独立的人民在世俗伦理上指的是平人的人际交往关系,在思想上指的是具有客观的认知和思辨的能力。

一是伸张国家主权

“一身独立才能一国独立”,这是福泽谕吉的主要观点。而排除“权力偏重”和伸张国家主权相辅相成。

庆应大学最早名为庆应义塾。庆应义塾最初开始于福泽谕吉开设的兰学塾,1868年,改称庆应义塾。1890年 成立大学部,设置文学、理财、法律三科。庆应大学的校训“独立自尊”也是延续庆应义塾的塾训而使用至今。

论福泽谕吉:身为一介布衣的他,为何能印在日币的万元大钞上?

一个日本大将曾在中国的一所乡村小课堂提问,他问学生:“现在中国谁最伟大?”,学生回答:“孙逸仙。”他接着又问:“现在日本谁最伟大?”学生回答:“福泽谕吉。”

最后用丸山真男的一段话来结束今天的文章,他说:

福泽谕吉留给后世的最大遗产,是他对日本人思维方式和日常生活态度的透彻批判。他主张从一切的“惑溺”中解放出来;倡导树立男女之间的新伦理(他曾写下《妇女论》,强调男女平权);提倡在教育中尊重自发性和想象力······他这光辉的一生与他“独立自尊”的旗帜一起,超越了他的过失和偏向,一直活在国民心中。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