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华人网 查看内容

日本人25年前拍下的上海罕见旧照:脏乱 萧条 但…

2019-12-10 08:58| 查看: 55| 评论: 0|来自: 一条

摘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上海“老克勒”的早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90年代的大世界是潮人聚集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 ...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上海“老克勒”的早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90年代的大世界是潮人聚集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柳叶眉、丹凤眼是属于亚洲的美丽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摄影师小林纪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奔走于亚洲各国,中国、泰国、印度、越南、缅甸……他来到上海,爱上外白渡桥,街头吵架的人群、人头攒动的“大世界”、路口满满当当的自行车,在他眼里,25年前那个还不时髦的上海,有着日本没有的温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整个城市就像是施工现场,

  一切都在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这里以后一定会很厉害。”自述   小林纪晴    编辑    邱煜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摄影展《远方的光亮》

  今年夏天,我又去了上海和重庆。我第一次去上海是1994年,算一下竟然已经是25年前的事了。当时,浦东还只有电视塔独自耸立,周围几乎没有其他建筑。而这次,放眼望去,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对这样的景象感到吃惊的同时,也是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的高速发展。2019年夏末

  小林纪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远方的光亮——Lost Asia(遗失的亚洲)》中展出的照片全是90年代,我独自在亚洲旅行时拍摄的。旅程中那份混杂着兴奋的寂寞感,以照片的形式凝固在了这个空间里。

  这是我1994年第一次来上海时拍摄的浦东。我很喜欢诗人金子光晴的作品,20世纪初期他在上海结识了一大票文坛巨匠,鲁迅、郭沫若、郁达夫……使我对上海总是充满想象。我第一次来中国就是跟着他的足迹,从长崎坐轮渡到了上海。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1994年,上海,外白渡桥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船停靠在外滩的浦江饭店旁,日本的背包客大多在这里下船。每每经过外白渡桥,看着苏州河缓缓汇入黄浦江,我都会忍不住在这里拍照。当时外滩对面只有东方明珠,孤零零的有种肃寥感。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照片的好处在于,单是时间的流逝就能使它产生深意、产生价值。城市、街道、人都会变,但照片不会。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虽然外滩的万国建筑群百年来都没什么变化,但走进人们生活的街区,那是一个和现在的截然不同的上海。

  90年代的上海几乎见不到外国人,更是没有外国商店。稍晚一些便利店就关门了,肚子饿了都找不到地方吃饭。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电影《股疯》片段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1996年,施工中的延安路高架

  白天的街道给我最大的印象是人们好像总在吵架,马路上熙熙攘攘的都是自行车。

  当时上海正好是飞速发展的时候,哪里都能看到正在建设的高架和马路,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大型的施工现场,总是很有活力。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除了上海,我当时还去了厦门、苏州、台湾和香港。

  厦门的感觉和上海又完全不同,建筑很有地方特色,连人行道上方也是房子。不过当时在厦门完全不能用英语沟通,大家看不出我是外国人,总是很热情的和我说一大串,很是窘迫。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与之相反,90年代去在台湾时就很轻松,上了年纪的人基本都会说日语。只身在外旅行多日,能在陌生的地方说日语很意外也很怀念。当时的日本也在流行台湾电影,总觉得两边的文化很接近。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旅行中的小林纪晴

  10年的亚洲流浪,寻找日本没有的温度

  我老家在长野县,非常乡下。就像中国向往北上广生活的年轻人一样,我当时也很想去东京。现在想来,学习摄影应该只是我能去东京的一个借口罢了。

  毕业后我去了报社工作,但坐办公室的生活和我想象的世界截然不同。呆了3年觉得自己真的到极限了,就离职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80年代末期,日本处于泡沫经济时代,地价上涨,经济越来越好,每个人都很有精神,眼里只有日本的光明未来。但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完全融入不了那个浮躁的时代和氛围,一直问自己物质上的富足就等于幸福吗?

  为了找到答案,我抛开了那个随随便便就能赚一大笔钞票的东京,跑去了当时经济还不发达的东南亚,想找到日本没有的温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老挝,湄公河,龙舟节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老挝,万象

  1991年,20来岁的我踏上了东南亚之旅,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一口气在外呆了100天。那个年代大家都对国外的事知之甚少,我也对当地有什么东西、有什么文化习惯全然不知。

  百天的旅程,身上带了200多卷胶卷,堆起来半身高,加起来有30公斤,全装在登山包里,重得30分钟都走不了。为了省钱,每晚都住在只要20元一晚的招待所里。

  刚开始亚洲“流浪”时我脑子还是懵的,连找钱都算不清,在邮局寄东西付了1万日元,结果只找了我900日元;因为语言问题也没法和周围的人说话,一直在路上迷路。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摄影集《Asian Japanese》

  不过我立马找到了继续旅程的动力:既然我不能和当地人沟通,那和当地的日本人沟通不就行了吗?于是我花了4年时间,给不同国家和城市遇到的日本人拍照,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整理出了我的第一本摄影集《Asian Japanese》。

  在东南亚遇到的日本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和我的境遇相似,从公司离职或是从大学退学,总之都是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寻找不一样的生活。我觉得和他们聊天,反而更能看清当时的日本社会。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摄影集《Days Asia》(左)《Asia Road》(右)

  疾病、车祸、恐怖袭击……

  当然在那个年代,能在东南亚遇到的日本人还是少数,更多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给当地的年轻人拍照,或只是拍拍风景。

  巴士是最便宜的移动方式,我曾经坐过整整24个小时的车。要是运气不好坐在没有玻璃窗的位子上就惨了,全程风对着吹,拌着扬起的风沙几乎睁不开眼,真的很痛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在东南亚,巴士永远能在2人位上挤3个人,行李堆在车顶。刚开始觉得相机最贵重,总是随身带着,但后来意识到胶卷才更重要,照片掉了就绝对没办法再拍第二次,连睡觉都要抱在怀里。有一次从印度回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在山顶发生了车祸,窗被撞得粉碎,坐在我前面的人被扎得满脸是血。车也发动不起来了,要大家都下去推车。

  我当时心里很绝望,觉得再也到不了了。晚上11点多,一行人中突然爆发出掌声,抬起头才发现原来到了加德满都。尽管所有人都喘着粗气,身上也满是泥污和汗水,但是心理上却有种微妙的兴奋感。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心情越是沮丧,照片越是明亮

  2000年之前我几乎都在亚洲拍照,后来我去纽约时正巧碰到了911事件。我突然意识到即使身在最为发达的国家,原本百分百信任的社会环境也能在瞬间破碎,很多朋友都回自己国家去了,我也回到了日本。

  回来之后我一改之前的拍摄风格,用明亮的色彩拍摄了诹访系列。那时我对整个日本的看法都发生了转变。心情很沮丧,但越是如此就越想拍一些欢快的东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我并不知道这个系列在中国这么有名,更不知道很多人在模仿它的色调。

  在我眼里诹访向来只是个几十年不变的、让人想逃离的乡下老家,经历了911后我才突然看到了那里的美。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二十几岁时我很讨厌东京,讨厌泡沫经济,也讨厌那欣欣向荣的氛围,于是逃去了东南亚旅行。

  但过了30岁,随着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落幕,日本渐渐变得适于居住了。可能也有年纪的关系吧,现在我更想去记录一些身边的东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摄影是没有答案的学习

  《Asian Japanese》、《Asia旅物语》、《Days Asia》……我在2000年前出版了9本亚洲相关的摄影集。说是影集但大多是一半文章一半照片的作品,后来我也出版了几本小说,很难说清楚我更喜欢摄影还是写作。

  在我看来,文章不是照片的说明,照片也不是文章的补充。

  摄影是不会腻的,拍照永远都在经历“第一次”,即使在一样的地方,经历也都是新鲜的,这是我最喜欢摄影的地方。而文章是最能与读者合为一体的,就像是面对面向你铺开我脑中的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