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媳妇在日本拍卖会疯抢中古包,每月几十个,直播间转手卖高价 ...

2019-11-19 19:27   浏览量: 184   评论: 0 稿件来源: 淘宝神人  

2014年的一次旅行,东京中古店里的琳琅满目的中古包吸引了这位北京大妞。回国几个月后,她就加入了那时刚刚兴起的“代购”大军。只不过她的渠道与大部分人不同,是直接奔赴日本的拍卖会。

每个月往返一次日本,从拍卖会带回多则上百、少则几十个奢侈品包,目前,包妃娘娘给三个二手奢侈品直播间稳定供货。

而最近,她有意识地把最好品相最好的包包留了下来,因为三个月前,她开启了自己的直播间。

第一桶金

包妃娘娘人生最重要的事业,是从一次日本旅行开始的。

那是在2014年,包妃娘娘刚刚生产完,从健身房的小老板变成了一个全职主妇。

11月份,包妃娘娘和朋友去日本旅行散心,走在东京新宿街头的时候,包妃娘娘见到了许多“中古店”,大黑屋、新黑屋、银藏等连锁店铺琳琅满目。“中古”在日语中是二手商品的意思,中古店主要贩卖一些高价值的二手商品,以奢侈品为主。

一进店里,包妃娘娘就被许多从未见过的“新奇款式”包包所吸引了。用英语和老板一打听,原来这些“新奇”的款式就是80、90年代流传下来“中古款”。包妃娘娘购置了一款1992年生产的香奈儿的cf,包里有一个标签,清楚地记录着它的“生日”。

这款包包周身遍布着鳞状的格子,年代久远的皮料散发着暗光,远比今天许多设计花哨的网红款包包古朴简洁。最让包妃娘娘爱不释手的是包包边缘处岁月流下的磨痕。

回国以后,包妃娘娘开始大量地查阅关于中古包的资料。

8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日本人曾从全世界购置了一大批奢侈品,这些包包至今在日本的3万家中古店中流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而当时,国内只有几千家二手奢侈品店,卖的款式也大多是2、3年“包龄”的新款。

北京媳妇在日本拍卖会疯抢中古包,每月几十个,直播间转手卖高价

“性价比很高的中古款很吃香,国内却很难找到。”

在北京生活的包妃娘娘认识许多30出头的女白领,这些出入高级写字楼、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大城市女白领是中古包的消费主力。她们的社交总是围绕着珠光宝气的首饰、包包。包妃娘娘看到了商机,决定在这个行业试一试水。

她再次去了日本,只不过这一次是作为买手“扫货”。从新宿的中古店大黑屋买了8个包包,回国后发到社交平台里卖。没想到这几个包几天内就被朋友询问、买走,一下子就被大家抢光了。

包妃娘娘打算正式创业,于是和闺蜜凑了20万元,正式杀入中古包市场。

中古包的拍卖会

在中国市场流通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古包都来自日本。80年代,中国刚刚开设第一个奢侈品专柜。先富起来的日本人就已经开始在全世界买买买。如今,日本已经建立起了相当完善的二手奢侈品鉴定、评估、销售体系。去淘中古包的买手们大多会选择近邻日本。

包妃娘娘决定进军拍卖会。她几经打探找到了一个日本大拍卖行的官网,得知想成为会员非常不易。几经周折,包妃娘娘终于交了一笔会费,获得了会员资格。

第一次走进拍卖会是2014年的11月,那时,包妃娘娘还是一句日语也不会讲,面对众多竞拍者,心里发怯。

按照日本拍卖行的规则,在正式拍卖的3、4天之前,包妃娘娘已经事先看过了当天竞拍的物品。无数的Gucci、LV包包规整地堆放在展示区,一个篮子里的奢侈品就有成百上千件。。

北京媳妇在日本拍卖会疯抢中古包,每月几十个,直播间转手卖高价

拍卖节奏相当快。留给每个包的时间只有3到5分钟。大屏幕上闪过包包的编号、照片和竞拍价,拍卖场的人们以一千日元为单位加价。包妃娘娘花5000元拍到了第一个lv包包。

“当时不是很懂行情,5000元拍到的包包回国后只卖出了3000元。”

就在这两年,“代购”似乎成了一种风尚。赶赴日本淘包的中国人渐渐多了起来。

北京媳妇在日本拍卖会疯抢中古包,每月几十个,直播间转手卖高价

拍卖行的吸烟区是一个“认同胞”的地方。在这里,大家操持着各自的母语攀谈。在这里,包妃娘娘结识了一个北京大哥,大哥在银座经营一家小小的中古店。

热情的大哥向包妃娘娘介绍了“哪家拍卖行的好货多、哪家拍卖行的活动多”等信息。在大哥的介绍下,包妃娘娘接触到了第二家拍卖行。从此,包妃娘娘开始有意识地在吸烟区和同胞交流,这些漂泊在外的中国人也乐于“传帮带”,总是向同胞介绍更靠谱的拍卖行。

如今,包妃娘娘已经是十几家日本拍卖行的会员,每个月就要往返日本一次,参加5、6场拍卖会,带回几十个中古包。

为了增加鉴赏力,包妃娘娘就报名学习了奢侈品鉴定课程,并在3个月以后考取了奢侈品鉴定师资格证。

直播间的供应商

为了把带回来的包卖出去,包妃娘娘开了一家淘宝店,但销量很不稳定,经常出现“囤货”的现象。直到2016年,她在日本遇到了来自中国的直播镜头。

那是在东京银座的一家中古店里。正在考察行情的包妃娘娘忽然听到了久违的乡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中国小伙对着手机镜头讲解包包。向来喜欢安静的日本老板不但没有把他赶出去,反而给他配了一个服务员引导讲解。原来,小伙是第一批加入淘宝直播的奢侈品主播,带货能力很强,所以日本店家也欢迎他来。

直播的空档,包妃娘娘和这位主播攀谈起来。中古包进货的渠道无外乎三种:日本的中古店、日本的二手网站、日本的法人拍卖会。去中古店人肉搬运的人最多,但是由于不是一手货源,利润较薄;二手网站偶尔可以捡到漏,大部分时间却要靠天吃饭;只有拍卖会是中古包的“第一水源地”。

包妃娘娘有稳定的进货渠道,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包妃娘娘把拍卖行拍到的包,直接挂在这个直播间。

北京媳妇在日本拍卖会疯抢中古包,每月几十个,直播间转手卖高价

“包包卖得很好,10个包里往往有8个能马上卖掉。”

见识到直播的“威力”以后,包妃娘娘开始广泛地搜罗直播间帮忙带货。二手奢侈品行业有很多同行交流群,包妃娘娘加了一批做直播的好友,又托朋友介绍了几个主播,然后开始“筛选”这些合作对象。

专业度够不够,对货品懂不懂,只要在镜头前一开口就见分晓。包妃娘娘选择了3家专业度较高的直播间稳定合作。从“寄卖”开始,渐渐走向了“回收”的合作形式。

每次从日本拍回来的包包,都被直播间直接买下。之后的2年里,包妃娘娘一直是好几个二手奢侈品直播间的稳定供货商。

新开的直播间

3个月前,她渐渐放缓了前往日本的脚步,开启了自己直播间。

一开始,包妃娘娘的直播间流量不大,尤其是开始那几天,只有寥寥几个店铺的老粉前来捧场。
为了吸引人气,平时拍到一些珍贵的全球限量版包包,包妃娘娘都不大会卖给外人,而是会作为自己的“镇店之宝”。直播间成了集中展示这写“孤品”的基地。曾有一款画家绘图案、全球限量版的爱马仕包包,在包妃娘娘的直播间卖出了高价。

北京媳妇在日本拍卖会疯抢中古包,每月几十个,直播间转手卖高价

渐渐地,粉丝多了起来。包妃娘娘每天带着粉丝看不同的包包的品相。从皮料看起,在灯光下检查划痕,鉴定成色。最近,包妃娘娘又开始招聘、培养新的主播。
她自嘲,自己的直播间可能是最“严苛”的。二手奢侈品主播要对产品相当了解,所以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培训期。“已经有十几个人没撑下来离开了。”眼下,她最着急的就是招聘到一位合适的主播站到聚光灯前,自己好再次赶赴日本的拍卖会,寻找货源。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