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大战升级失控:同一天互删白名单,日本精确打击韩国“七寸”,54.6%韩国人抵制日 ...

2019-8-5 12:52   浏览量: 840   评论: 0 稿件来源: 凤凰WEEKLY  

作者|启笛 嘉沐 关珺冉 编辑|漆菲

“作为韩国国民,我觉得现在开日本车有些丢人,所以决定砸了这台车。”7月23日,韩国仁川市的九月文化商业街,一名男子爬到自家丰田雷克萨斯的车顶,用铁锤重重砸向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当众砸毁了这辆开了8年的日系车。为了响应抵制日货的活动,该街道商业协会决定暂不清理被砸车辆,对外展示一周。

日韩大战升级失控:同一天互删白名单,日本精确打击韩国“七寸”,54.6%韩国人抵制日货

7月23日,韩国仁川市九月文化商业街,一名男子怒砸开了8年的丰田雷克萨斯车,引发众多民众围观。

由于日本收紧对韩国出口存储器芯片和显示面板等关键高科技材料的限制,以“不买,不卖,不去”为主题的抵制运动正在韩国全面扩散。

虽然过去针对岛屿争端和教科书问题,韩国爆发过多次抵制日货的运动,但这次情况明显有了升级。韩国舆论指出,过去民众抵制日货主要与历史问题有关,但此次日本宣布对韩国进行贸易制裁,牵涉到国家的经济生存,民众的反日情绪也就更为严重。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针对韩国的出手在国内得到了空前支持——根据日本《读卖新闻》7月24日的舆论调查,支持日本对韩国出口管制的占比高达71%。“自恢复邦交以来,韩国一直在两国关系中处于攻势,日本则为守势。但这一次,日方是以先发制人的态势‘宣战’。更大的不同是,这次行动并非来自某一群体,而是在日本政府主导下进行的正式攻击。”韩国延世大学政治学教授朴明林向《凤凰周刊》分析说。

“超出意料”的七寸之击

2018年以来,因一系列事件持续发酵,日韩关系呈现出半个世纪以来最糟糕的局面,如今更有走向失控的势头。

日韩关系近期之所以恶化,缘于韩国此前的一项判决。韩国法院去年10月以来相继作出裁决,要求三家日本企业就二战期间强征韩国劳工分别作出赔偿。而日本政府认定,依据两国于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这类索赔问题“已经解决”。当时日韩超过五成企业家认为,双边关系将会恶化。

不久后,韩国海军驱逐舰使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两国关系陷入泥潭。2019年初,“火控雷达锁定风波”持续发酵,日本防卫省指认韩方就军舰火控雷达锁定日方巡逻机一事发布错误信息,韩国也不甘示弱,告诫日方如果做出“威胁性低空飞行”,将以牙还牙。

7月初大阪峰会甫一落幕,日本就按捺不住,对韩国“动手”了。日本经济产业省突然宣布,自7月4日起将限制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产业关键材料,包括用于电视和智能手机面板生产的氟聚酰亚胺,以及半导体制作过程中需要用到的光刻胶及高纯度氟化氢。

管制措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韩国需先就上述三种材料出口申请许可并接受审查,审查时间长达3个月;第二阶段,日本于8月2日批准修改政令,将韩国从27个安全保障友好国家的白名单中除名。该政令将于8月28日实施。

作为报复,韩国也于同一天将日本从贸易优惠的“白名单”中剔除,采取强化出口管制的措施。韩方表示,将从关乎国民安全的旅游、食品、废弃物领域入手,加强安全措施。

由于日本当前垄断了全球的氟聚酰亚胺、氟化氢材料市场,分别占全球份额的90%和70%之多,相当于中国稀土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而目前韩国使用的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中,有九成来自日本。由于氟化氢属毒性物质、无法长期保存,韩国企业一直是小批量进口。

这意味着多家韩国半导体企业将面临“封喉”。韩联社称,包括三星、SK海力士目前的库存量最多只能撑两个月。一旦制裁生效,韩国买家很难在短期内找到替代供应渠道。因而不少人说,日本此举是精准攻击,专打七寸。

韩国似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日本在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呼吁实现自由、公平、非歧视和可预测的贸易环境,目前这样行事是言行不一。”韩国常驻日内瓦代表部大使白芝娥表达不满。她还警告道,该措施将扰乱电子产品的全球价值链,影响日本和全球其他企业,并要求日本撤回其措施。

“对于日本打出经济牌,其实我们并不意外,我们考虑过日本可能采取的100种报复措施。”韩国外交部的一位官员向《凤凰周刊》坦言,“但至于说限制半导体材料,我们觉得应该不至于吧,结果日本还是打出了这张牌。”

从选择三种材料及相关说明来看,日本政府是“有备而来”。“据推测,日本政府和专家组至少用了6个月以上的时间研究和准备,充分了解韩国芯片的弱点并比对几百种芯片和显示器材料后,最终慎重挑选了这三种。”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教授、日本学者西村友作告诉《凤凰周刊》。

来自日本外务省的一位官员透露:“韩国到去年年底进行一系列反日行动,那个时候日本就开始考虑使用严厉的反制措施。各部门都在认真商讨,包括限制进口韩国酒等方案,准备得相当充分。现在时机到了。”

2018年,半导体销售在韩国出口增长中的占比高达92%。英国《金融时报》形容,这种对单一产品的依赖更像是出现在一个石油出口国,而非一个技术中心。现在,随着贸易摩擦、技术对抗以及半导体周期的周期性触底加剧芯片价格的暴跌,“报应”正在显现。

高盛7月14日发布亚洲地区经济报告,表示“我们对半导体供货受阻给当地经济造成的影响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半导体产量每减少10%,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就会减少0.4%,经常收支会减少100亿美元”。

除了几家财阀企业之外,韩国中小企业团体对269家受日本出口限制影响明显的企业发起调查,59%的企业表示:如果日本的制裁呈现长期化趋势,将很难坚持超过6个月。更无奈的是,46.8%的企业说,目前尚无任何对策。

另据韩国贸易协会和韩亚金融投资分析,如果日本在白名单上排除韩国,产品大分类(日本方面)共有13个部门(材料加工、通信、传感器等)进入“向个别许可转换”的出口限制对象影响范围。如果用小分类来衡量,估计总数将达到767种。

外交失格引发口水战

韩国政府第一时间将日本的行为定义为“经济报复”,并开展一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号召企业“共渡难关”、构建“官民紧急体制”、寻求美国的支持与调解等,几乎考虑到了“所有方案”。

7月11日与数十位企业代表会面时,韩国总统文在寅提及了韩日矛盾的长期化可能性,并嘱咐政府与财界的有机合作。企业家们在会上要求政府扩大对零部件和材料国产化的援助,全面放宽限制。

自7月1日以来,日韩贸易谈判代表多次接触,但均不欢而散。20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启程前往日本和韩国访问,欲从中斡旋,但效果不佳。日本始终对举行日韩美三国会谈态度消极。

对于限制出口政策,日韩各执一词。日本辩解说,该措施不是贸易禁运,而是根据安全考虑,正确实施日本出口管制制度所需的业务审查;韩方则回应,对于一个高速运转的行业来说,90天的审查时间意味着“永远”。上述韩国外交部官员向《凤凰周刊》评价说:“日本只不过是在玩文字游戏,其制裁理由毫无依据。”

此外,日本在限制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后,质疑韩国“向朝鲜出口战略物资”;韩国则反驳说,朝鲜进行核导开发使用到的零部件和制裁物品大部分都是从日本出口到朝鲜的产品。

伴随口水战的升级,日本国民民主党干事长平野博文提醒说:“政府之间的对立已影响到民间的经济活动及交流活动,一定要慎重。”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毫不在意。

日韩大战升级失控:同一天互删白名单,日本精确打击韩国“七寸”,54.6%韩国人抵制日货

7月24日,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上,日韩两国代表围绕日本对韩出口限制措施是否违反WTO的规定展开激烈辩论

7月7日,安倍在做客富士电视台时事节目《THE PRIME》时表示,“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把韩国列为‘白名单国家’,日本却把韩国列为唯一的亚洲‘白名单国家’,我们现在只是准备取消这一特别优待。这样做并不是说所有国家都(对韩国)提供优惠,只有我们(日本)不提供了,恰恰相反,是我们一直在亚洲国家中对韩国给予特别优待,现在只是跟其他国家一样对待(韩国)而已。”

有韩国消息人士称,“安倍此番言论的意思是,韩国从一开始就不具备作为‘白名单国家’的资格,而是因为日本给予了特别关照。对韩国来说,这一表态颇具侮辱性质。”

日本安全保障外交政策研究会会长、原防卫事务次官秋山昌广向《凤凰周刊》指出,安倍政府的做法会让日本的国家信誉大打折扣:“日本至少要先通过1965年签署的《日韩基本条约》来处理争议问题,但政府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直接伤害企业的做法。”

安倍还在电视上带头表达“对韩国的不信任”:“韩国说自己切实遵守对朝鲜的制裁规定,落实了贸易管制,但考虑到其明确违反了国家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我们怀疑韩国没有遵守贸易管制规定也是理所当然。”

日本各党派也加入讨论。自民党代理干事长萩生田光一评价说,对安全保障和出口危险物品的评估是理所当然的。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亦表示支持:“虽然这有损日韩的信赖关系,但政府的处理是妥当的。”

7月12日,日韩两国就贸易制裁问题举行首轮课长级会谈,5个多小时的会谈却未达成任何成果。日本在会谈上表现出的“怠慢”和“失礼”,引发韩国舆论的强烈不满。

会议地点在日本经产省一间窗户紧闭的小会议室里,左侧的日方代表穿着短袖衬衫,右侧的韩方代表则是西装革履。入座时双方没有握手寒暄,而是表情严肃、互不对视。会谈桌上甚至没有放置参会者的名牌。

韩媒形容会议场所“像仓库一样”,一米多高的简易椅子堆砌在墙角,地面上留有器材破损的碎片。会议没有正式的宣传横幅,只在白板上贴着一张纸,写着“出口管理相关事务说明会”。针对会议主题,韩方认为是一场“协商会议”,日本却认为这仅仅是“说明会”,并无协商意愿。

有韩国外交学者向《凤凰周刊》评价说,日本作为最重视外交礼仪的国家之一,“他们这么做就是下定决心要给韩国施压,令矛盾升级”。

7月19日矛盾再度激化,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当天召见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抗议韩方对日方提出的成立包含第三国成员的仲裁委员会来解决“强征劳工索赔案”的提议不予回应的做法。会谈中河野太郎突然打断对方,指责称:“我们无法接受韩方的立场,之前已经告知你们,现在却还像不知道一样重提,这是很无礼的。”该行为被看作是故意为之,引发韩方的愤慨。

韩国《朝鲜日报》称,在21日参议院选举即将到来之际,河野太郎为了聚拢支持阶层,才有意对韩方表现出外交失礼,采取近乎无礼的强硬应对。

使用条形码精准识日货

过去25年间,韩国爆发过四次抵制日货的活动,最后均无疾而终。但这次抵制,不仅仅是消费者不购买日本商品,连同很多商家也加入到了抵制活动中。韩国专家指出,与过去相比,如果日本预估此次是短期、很快消失的抵制运动,则是彻头彻尾的误判。

此次反日浪潮最早是在互联网上发起的。7月1日,有人在韩国青瓦台国民请愿公告栏中提交“请韩国政府针对日本经济制裁采取报复措施”的帖子。一张“抵制日货”的海报在社交网站广泛传播,中间印着大写的英文单词“NO”,其中字母O被涂成实心红色,好似日本国旗,下方的韩文写着:“不去日本,不买日货。”

自7月初起,“抵制日货”成为韩国最大搜索引擎NAVER的热搜词。在报道日本制裁措施的新闻下方,很多网民写下“停用日本产品”的留言。有人还将打击对象瞄向了韩国女团的日本籍成员,有极端网友呼吁“把女团TWICE和IZ*ONE里的6名日本籍成员赶出去”。

对于部分网友的极端言论,韩国正未来党议员河泰庆看不下去了,他在脸书上就此发声,怒斥“愚蠢”。他直言,“想赢得作战,就该尽可能争取友军。不仅要争取在韩的日本人,还要让日本的国民都站在我们这一边。”

随着抵制日货人员的增加,网上甚至出现“如何辨别日本产品”的教学内容。一家名为“确认是不是日货”的查询网站由于日均访问量超过百万,首页一度瘫痪。为了“不伤及无辜”,一些人通过商品条形码下方的数字判定商品来源:条形码为49与45打头的产品为纯日本进口产品;条形码为88打头的产品则是在韩国生产和包装的日本产品。

“像这样一开始在韩国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上发起的有主题、小规模的抗议行为,逐渐发展成团体性、有组织的运动,甚至成为一种文化。这种运动的爆发力很强,不会在短期内消失。”韩国时事文化评论家金成洙说。

抵制运动从互联网逐步扩散到实体店。当下处于风口浪尖的要数日本平价服装品牌优衣库。7月11日,该集团CFO冈崎健在公开场合回答韩国抵制日货相关问题时称,已对公司销售产生了一定影响,但不至于影响长期趋势。这在网络上被解读为“嘲笑韩国消费者”并迅速发酵。由快递员等组成的劳动团体在日本大使馆前召开记者会,表示拒绝配送优衣库商品,以此表达抗议。

在此背景下,优衣库的母公司两度做出道歉,但仍然无法阻挡抵抗的态势,其销售额减少了26.2%。另一家日本品牌无印良品的销售额也减少19.2%。因“萨德”风波在中国面临困难的韩国乐天集团,由于跟日企合作较多,在这波抵制日货的风潮中也受到波及。

从7月初五六家中型超市参与,一周后扩散至1000多家中小型超市,到了7月中旬已有3600多家中小型商店、2.3万多家超市参与抵制日货的活动。首尔的一些超市在明显区域张贴告示:“我们不卖日本商品!”一周之内,日本啤酒的销售量急剧下滑达到40%,连日本啤酒品牌的电视广告也已停播。

抵制商品种类从啤酒、方便面、化妆品、服装等扩散到电子产品、汽车、医药,就连动漫、电影等文化产业也受到影响。近期还有快递公司加入抵制运动,表示不再接收日本公司的订单。

“(日本的制裁措施)有损我们的尊严,太无视我们国家了。”65岁的韩国主妇朴淑珍愤慨地告诉《凤凰周刊》,“我不明白日本为何对我们采取这样的行动,翻阅历史,他们才是错误的一方。我身边的人都支持抵制日货。”

7月17日,韩国民调机构Real Meter对全国503位参与抵制日货行动的公民进行调查后发现,“正在参与抵制日货行动”的人达到54.6%,“目前没参与抵制日货”的人为39.4%。

民间交流亦受波及

与以往有所不同,20-30岁的韩国人也加入抵制日货的大部队,被称为“有史以来第一次”。“韩国年轻人一般将政治和其他问题分开看的,但这次日本的行为令他们也加入了抵制运动中,未来会受多大影响还不确定。”金成洙说。

此次抵制活动还扩散到了旅游业,令两国相关经营者倍感担忧。“以往无论两国关系有多么不好,都没有影响到旅游业。这次真的不同。”韩国一家旅行社的经营者告诉《凤凰周刊》。

2018年访问日本的外国游客中,韩国民众超过750万人,仅次于中国内地,在日消费55亿美元。受到抵制日货的影响,韩国航空公司、旅行社等相关行业的销售额均受直接影响。

据韩国最大旅行社HANATOUR称,7月8日到10日,赴日旅行项目预约件数比往常减少近一半,以前平均每天有近1100件赴日旅行订单,但7月第一周降到600件,15日降到500件左右。“目前正值暑假,但就算我们打出特价的赴日旅行广告也很难招揽到游客。”上述旅行社的经营者说。

7月17日,韩国最大的日本旅行网站宣布暂时关闭。一位原计划在8月赴日旅行的韩国人说:“这个时候去日本,可能会被周围的人骂,还是先取消比较好。”

在日本经营小型旅馆的一位韩国老板称,店里原来60%以上是韩国客人,“7月以来,几乎每天都有订单取消”。他最直观的感受是,日本街头能见到的韩国游客变少了。

由于团队旅游需求减少,大韩航空公司表示,将从9月3日起暂停韩国釜山与日本札幌之间的航班,并考虑从8月中旬开始减少韩日航线的航班班次或者更换较小型客机。

2018年有63万韩国游客入住札幌的酒店。但如今,很多韩国旅行团的订单已被取消。札幌某餐饮店的老板伊藤说:“如果日韩关系长期恶化,明年的札幌冰雪节收入也将受到影响。这是关乎死活的问题了。”

韩国廉航德威航空公司决定9月中旬以前暂停5条赴日航线,涉及佐贺县、熊本县和大分县。韩国国际航空快运公司运营的韩国首尔至日本岛根县的包机线路同样暂停,大批日本西部地区酒店订房被取消。

日本观光厅长官田端浩表态称,目前的情况对韩国访日游客人数影响有限,但或将让日本政府无法达成“到2020奥运年有4000万外国人访日旅游”的人数目标,如果长期开展下去,可能对日本地区经济带来影响。

日韩的政治对立业已影响到民间交流,多座“姊妹城市”的交流项目均被暂停。今年恰逢北海道旭川市和韩国水原市缔结友好城市30年,原定8月访日的70人韩国访问团取消了行程。韩国高阳市向北海道函馆市派遣的职员研修也将延期。

韩国第二大城市釜山市政府7月28日确认,将中断与日本长崎县、福冈市及山口县下关市的行政交流。日本中部岐阜县大垣市政府说,20名韩国昌原市学生原计划来大垣交流4天,但因“两国关系紧张”推迟行程。

上述决定招致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的批评。他在29日向媒体表示:“尽管日韩政府之间关系紧张,但市一级往来和人员交流应该继续。”

随着事态的发酵,韩国国内还出现一系列极端行为。7月19日凌晨,一名78岁的韩国老人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自焚,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当地有媒体报道称,这名男子的岳父是一名日本战时强征劳工争议案的受害者。三天后,韩国釜山的日本总领事馆图书馆被6名韩国学生闯入,投掷批评安倍政府的宣传单。目前,6人已被警方拘留调查。

日韩大战升级失控:同一天互删白名单,日本精确打击韩国“七寸”,54.6%韩国人抵制日货

7月19日凌晨,一名78岁的韩国男子在位于首尔的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烧车自焚,最终因烧伤不治身亡。

日本社会虽然没有类似过激举动,但也逐渐被负面情绪所笼罩。不少书店的展台上,多了不少“反韩”书籍。日本商业杂志《东洋经济》总结说,日本社会从去年吃惊于“韩国到底怎么了”,到目前以极为冷静的姿态关注“韩国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经济纠纷或殃及安保合作

鉴于日韩之间的经济矛盾,有声音担心或会波及安保领域。日韩两国在2016年11月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之后每年都会更新。若其中某一方不想延长,则需在到期90天前通知对方。8月24日刚好是今年的截止日。

据韩媒统计,韩日两国通过上述进行情报交流的次数分别为2016年1件、2017年19件、2018年2件,在朝鲜核导挑衅频繁的2017年最为活跃。而当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提及“将视情况评估是否会继续与日本分享情报”,有人担心青瓦台会将该协定当作对抗日本的一个“筹码”。

由于《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一向被视为美日韩三方在应对朝核问题上的核心举措,亦有看法认为,韩国也可借机向美国释放信号:让其更积极地说服日本取消限贸措施。

文在寅7月18日和朝野五党代表举行会晤,他虽未对是否延长协定问题作出回应,但在野党认为,考虑到目前情况,有必要重新讨论该问题。韩国外长康京和7月30日在国会表示,政府正在观察各种情况,目前持自动续期的立场,有可能视事态进展考虑作废。

对此,美国政府向韩日两国作出了事实上的警告,要求两国不要因为经济矛盾动摇《军事情报保护协定》。7月15日,美国政府人士在华盛顿对赴美的韩国外交部代表团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经济领域的矛盾和安全领域出现交叉污染。”

韩国专家认为,在日本通过经济问题施压的情况下,韩国政府率先直接打出安全牌为时尚早。也有部分专家主张,由于目前日本在朝核问题的解决过程中逐步被边缘化,考虑到安保问题,日本定会急于延长协定;但对韩国来说,目前美朝处于对话进程中,韩国政府有充分理由和余力重新讨论这一问题。

谈及日本出口限制政策对韩国的影响,韩国外交部的一位官员向《凤凰周刊》坦言,相比于短期内的经济龃龉,更担心对韩国国民心理造成的深远影响。“事实上,韩国政府能采取很多反制手段,但我们不愿这么做。如果双反相互制裁,会让两国关系变得更糟糕。之前‘萨德’问题造成的韩中摩擦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教训,国民感情一旦被伤害,恢复起来需要很长时间。”

韩国盖洛普公司7月12日发布的民调显示,日本对韩国的制裁大幅降低了韩国民众对日本的好感,近80%的韩国人表示对日本没有好感,创1991年以来新低。同样的,日本言论NPO于6月12日公布的好感度调查显示,日本人对韩国好感度为20%,比上一年下降2.9%;55.9%的日本人认为,韩国人在历史问题上反日行为过度;50.8%的日本人对韩国总统持否定印象。

“对没有经历过极权主义和军国主义的两国新一代青年来说,由此产生了敌对情绪,也给未来的和平埋下了阴影。对韩国国民来说,可谓是双重危机。”延世大学的朴明林说。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