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华人网 首页 资讯 文化 查看内容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2018-12-4 12:31| 查看: 1463| 评论: 0|来自: 倾酌

1853年7月8日,当佩里率美国舰队驶抵江户湾的浦贺,扣响日本的国门时,他并不知道自己以入侵胜利者的身份手握的酒杯里,在这个东方岛国到底撒下了多少萌芽的种子。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次年日本签下打开国门的《日美和好条约》(通称《神奈川条约》)的晚宴上,日本的上流社会喝着名为威士忌的西方烈酒,啧啧称叹的同时,或许也没想到100多年后的日本土地上,也能生产出这种原产于西方的美酒。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琥珀色梦想

距离日本第一次品尝到威士忌的60多年后,一个叫竹鹤政孝的年轻人,背负着把威士忌制造技术带回日本的期望,远渡重洋,来到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学习酿酒技术。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竹鹤政孝在英国

竹鹤政孝出身于广岛酿酒世家(竹贺酒造),是家中的第三子,由于日本嫡长子继承家业的传统,1916年自大阪高等工业学校酿造科毕业后,政孝没有进入家族企业,而是进入了制造洋酒的公司——摄津酒造。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竹鹤故居

此时的日本正值大正时期(即公元1912至1926),民族自决浪潮兴盛,民主自由的气息浓厚,掀起了出国学习的热潮。1918年,受到摄津酒造社长阿部喜兵卫与常务岩井嘉一郎赏识的政孝,得到了去苏格兰学习酿造技术的机会。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苏格兰酒厂

像大多认真执着的日本人一样,留学期间苦学理论知识的政孝,也积极拜访蒸馏厂,最终在Longmorn争取到了一周的见习时间。于是政孝把所有能知道的酿造知识,全部都纪录到他的小册子里面,就有了日后改变日本威士忌命运的“竹鹤笔记”。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竹鹤笔记”

在苏格兰,竹鹤还遇到了后来支持他一生事业的苏格兰姑娘丽达,并在格拉斯哥登记结婚。

1920年,在苏格兰收获了知识和爱情的青年竹鹤政孝,带着满腔的热情回到日本,希望就此能开启日本威士忌的新时代。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竹鹤和妻子丽达

然而,此时的日本正面临地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萧条,摄津酒造终止了国产威士忌计划,传统大家族也无法接受这桩国际婚姻,空有满身技术但是无法伸展的竹鹤,只好离开了摄津酒造,搬离家族,到大阪桃山中学当起了化学老师。

制造日本威士忌的种子早已埋下,1923年,寿屋(现三得利)启动正统威士忌国产计划,当时的社长鸟井信治郎正在寻找合适的人选协助建立蒸馏厂,竹鹤成为了唯二的首选,两人一拍即合,一起踏上了日本威士忌创业之路。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正如所有的探险道路一样,无人涉足的领域总是布满荆棘,在最初酒厂的选址上,二人就出现了分歧。竹鹤想要遵循和模仿苏格兰威士忌的传统制作方法,希望选择在类似苏格兰气候的北海道建造蒸馏厂;但是鸟井认为北海道道远地偏,交通不便,经济效益低。

最终,竹鹤只好在大阪附近选择和诗贝河畔著名威士忌产地Roth气候比较相近且多雾的山崎,建立Suntory旗下第一间威士忌蒸馏厂:山崎蒸馏所。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开业之初的山崎蒸馏所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如今的山崎蒸馏所

然而为了节约成本,即使威士忌还不够熟成,山崎还是勉强在1929年4月1日推出第一支威士忌“サントリー白札”。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白札的广告语:“醒来吧,日本的各位!不要再盲从舶来品了!日本也有世界最高的威士忌!”

第一批威士忌并没有像他的广告词那样,震撼到国民,取代舶来品的地位。反而由于风味过于强烈,无法为当时的日本消费者所接受,销售业绩惨淡。第二年,又推出廉价版,名赤礼,依然反应平平。

再加上竹鹤坚持先完善日本的威士忌制作技术,生产原汁原味的苏格兰威士忌,慢慢培育市场;而鸟井则认为东方人与西方人存在先天的口感喜好差异,应该走勾兑调和威士忌路线,开发符合东方人口味的威士忌。

二人观念不合,1934年1月,合约到期后,竹鹤由寿屋退社。

之后,鸟井信治郎在调和威士忌的路线上,又耗费了整整八年,才终于在1937年10月8日推出了第一款调和威士忌——“角瓶”。这时的日本逐渐进入战争状态,外交恶化,日禁止进口西洋威士忌,一下子没有了竞争对手的“角瓶”,迅速占领了日本威士忌市场。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早期的角瓶广告

而离开寿屋的竹鹤,则来到最初属意的北海道余市町建造梦想中的蒸馏厂,创建了Nikka,由于威士忌需要多年的熟成,前期只能靠卖苹果汁来维持工厂营运。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日果前身“大日本果汁株式会社”

之后又经历了战争、三级酒泛滥...在重重困境下竹鹤始终坚持品质第一,比如一直坚持使用看起来毕较笨的炭火直烤蒸馏方法,这在苏格兰都已经很少见。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依靠人工的“炭火直烤蒸馏方法”

超越效率的品味承诺不会改变,Nikka在竹鹤的带领下坚强的存活并日益壮大。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佘市蒸馏所清澈的水源

1940年,余市蒸馏的第一批威士忌终于装瓶贩售,以公司名称“日”“果”命名为日果威士忌(Nikka Whisky)。透明的瓶子里盛着琥珀色的酒液,也承载着着竹鹤政孝关于威士忌的琥珀色梦想。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Nikka最早的威士忌

2001年,余市Single cask 10yo 获得Whisky Magazine“Best of The Best 2001”的最高荣誉。

如今威士忌蒸馏所遍布日本,日本成为世界五大威士忌产区之一,威士忌也在国际上屡获大奖, 然而把正统苏格兰威士忌带入日本的竹鹤,终其一生,也不确定他的威士忌能在世界上走到什么位置。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风土细腻温润保守的日本,完全有别于威士忌原产地的苏格兰粗犷潮冷奔放, 弹丸之地的后起之秀如何能够取得今日如此耀眼的成就,Nikka的故事大概能让人窥视一二。竹鹤政孝身上有着日本人最令人生畏的认真与执着。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MARS威士忌——一个有远见的杰作

而另一位影响日本威士忌的关键人物,是竹鹤政孝在摄津酒造时代工作时的上司,身兼技师长与常务取缔役的岩井嘉一郎。竹鹤离开寿屋不久后,岩井也离开了摄津酒造来到了本坊酒造。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本坊酒造在早于1872年就成立于鹿儿岛,原本主产烧酎;虽然早在一九四九年便取得威士忌制造许可,在鹿儿岛制海岛威士忌,但是最初的尝试并没有取得成功。直到1960年成立山梨厂,并聘请日本威士忌先驱者之一的岩井嘉一郎担任威士忌顾问。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但为了能酿制地地道道的威士忌,本坊酒造在1985年,於长野县建造第三座酒厂——信州蒸馏厂,地处中央阿尔卑斯山脉的山坡处,花岗岩质的土壤,提供威士忌最重要的天然水源,较苏格兰威士忌产区的水质有过之而无不及;标高798公尺的信州蒸馏厂,也是目前日本所有威士忌蒸馏厂海拔最高的。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如今信州蒸馏厂的麦芽粉碎机、发酵槽和蒸馏器,依然保留已故创办人岩井嘉一郎的指导设计,因为同受“竹鹤笔记”影响,山崎,余市及信州玛斯三家蒸馏所的蒸馏机时至今日也是一模一样的。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壶式蒸馏器

而且信州酒厂的酵母,也是由当地酒厂自己在试管中进行培养,最后再进行发酵使用。像这样从培养酵母开始制作酒的酒厂,在苏格兰的产区里是不存在的,这也被称为「岩井风格」。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K3酵母

2013年以Mars为品牌的信州蒸馏厂,在欧美威士忌环伺的WWA (World Whiskies Awards)世界威士忌竞赛中,夺得最佳调和麦芽威士忌冠军。

受岩井喜一郎影响的Mars威士忌,坚持因地制宜,利用当地特殊气候制作正宗威士忌,以超越传统的苏格兰威士忌。这在威士忌系列中被称为“一个有远见的杰作”。

作为日本威士忌开创者之一的岩井嘉一郎,虽然知名度不及三得利的鸟井信治郎和Nikka的竹鹤政孝,但如果没有他最初对竹鹤政孝的支持,想必也没有之后的余市和山崎。

他把威士忌带到日本,改变了全球的威士忌市场

日本的威士忌第一代创业者们,用他们的匠心和坚持,为日本威士忌走向全球打下了扎实的根基。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小黑屋|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