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重启电影《手机2》 华谊兄弟得到了什么?

2018-6-6 03:47   浏览量: 318   评论: 0 稿件来源: 北京商报  

  作为“阴阳合同”事件的导火索,刚刚宣布开拍的《手机2》无疑处于风口浪尖。参与《手机2》的公司包括作为出品方的东阳美拉和华谊兄弟,此外发行公司华影天下也将该片列入2018年片单,而这三家公司背后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2015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东阳美拉70%股权,使其成为控股子公司并约定为期五年的业绩承诺,华影天下则是华谊兄弟的控股孙公司,于2016年成立。假若《手机2》无法按照计划完成,势必会对以上公司产生影响,比如东阳美拉的业绩承诺,华谊兄弟则因多家控股公司参与影片而受到一定冲击。

  电影开拍

  风波不断

  20多天前,冯小刚通过在微博上以“科技的进步日新月异,人性的弱点一成不变。十五年过去,老友重逢,温故知新”的文字和两张配图对外宣布电影《手机2》正式开拍。作为冯小刚的代表作品之一,于2003年贺岁档上映的《手机》以位列该年国产片票房冠军在市场上占有不小的影响力,然而却并未预料到,《手机2》的启动会为影片自身、演员及创作者、投资公司带来一场不小的冲击。

  鉴于崔永元目前仍在继续对外发声,由电影开拍爆发明星高片酬、涉嫌偷漏税等相关事件的影响也还在持续发酵,且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其实《手机2》至今已筹备至少两年的时间,而连续不断的风波无疑让《手机2》能否继续完成拍摄并实现上映增添不确定性。

  2016年3月,《手机2》正在筹备的消息曝光在观众面前。当时,冯小刚首度率领东阳美拉团队亮相华谊兄弟的“H计划”发布会,公布了东阳美拉的四部新片计划,首先就是《手机2》,并表示会有好莱坞编剧参与撰写。而对于启动《手机2》的原因,当时冯小刚透露,“因为大家都非常喜欢《手机》这部电影,事隔这么多年过去,手机对生活的影响已经到了一个无孔不入的地步”。

  然而,这部计划由好莱坞编剧参与、被视为重点项目之一的《手机2》,却迟迟没有听到进一步消息,也未出现在国家电影局的立项名单上,直至今年2月,冯小刚准备开拍《手机2》的消息才流出,随后国家电影局今年3月上旬的全国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立项公示也出现了《手机2》的身影。

  如今《手机2》终于开拍,但该片所面临的环境并不乐观。崔永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我掌握的材料,《手机2》剧组应该100%停,还不是这一个停,可能有的人电影事业就停了”。对于《手机2》究竟处于什么样的拍摄情况,业内消息不一。有消息表示《手机2》暂时停拍,等待政府部门的调查结果出来后再视情况重启,但网络上同时也流传一张影评人谭飞的发言截图,其中提到“《手机2》正顺利拍摄”,而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包括冯小刚、刘震云在内的影片创作团队均未对该事件进行公开回应。

  聚焦幕后

  操盘手利益受损

  无论《手机2》的实际拍摄进展如何,不可否认的是,此次事件会使影片的幕后操盘手利益受损。据艺恩网的资料显示,目前《手机2》的制作公司为东阳美拉和华谊兄弟,此外发行公司华影天下在上月底举办的2018年度片单发布会上,也将《手机2》放入自己的2018年片单,而这三家公司背后其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以电影、艺人经纪以及综艺节目为主要业务的东阳美拉是华谊兄弟的控股子公司。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以10.5亿元收购东阳美拉股东冯小刚、陆国强合计持有的70%股权,该收购消息的公布距离东阳美拉成立仅两个月,尚未有作品面世,因此当时也被业内称之为“空壳公司”。随着收购案的完成,东阳美拉正式纳入到华谊兄弟的棋盘上。

  再看于2016年成立的华影天下,该公司实际是华谊兄弟的控股孙公司,也是华谊兄弟首度组建的专业发行公司,同时还引入了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大地时创电影发行(北京)有限公司等股东。2017年,华影天下开始发力电影发行环节,并以《摔跤吧!爸爸》作为首发影片。

  “现阶段崔永元相关事件仍未停歇,政府层面也开始对影片参演人员进行涉税问题的调查,难免会对影片的拍摄进度产生影响,而这也提高了相关公司的投资风险,比如影片拍摄速度放缓或暂时停拍,会让部分已投入的资金打了水漂,后续还会增加成本,假若后续调查结果出来存在负面问题,也会影响影片还能否继续完成,或者是上映后是否能获得此前预期的市场效果”,投资分析师许杉认为。

  在这三家公司中,东阳美拉受到不小的关注,不仅因为冯小刚拥有东阳美拉股东和《手机2》导演两个身份,还与东阳美拉在此前被华谊兄弟收购时存在业绩承诺有较大联系。公开资料显示,被收购时,东阳美拉作出为期五年的业绩承诺,其中2016年承诺的业绩目标为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自2017年起,每个年度的业绩目标在上一个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通过计算,2017-2018年东阳美拉的业绩承诺分别为1.15亿元和1.32亿元,而据华谊兄弟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东阳美拉的净利润为1.17亿元,刚刚达成业绩承诺目标。从业者表示,《手机2》是东阳美拉能否完成2018年业绩承诺的关键之一,如果该影片的进程受到影响,会给东阳美拉及其控股公司华谊兄弟在业绩上带来一定影响。

  市值蒸发

  风控意识待提升

  受“阴阳合同”风波影响,6月4日,华谊兄弟开盘大跌9.66%,当日以跌停收盘,据粗略统计市值一天缩水近23亿元。6月5日,华谊兄弟在互动平台称,华谊兄弟一直遵守上市公司法律规定,与合作演员签署的合同均合法合规,并依法及时缴纳相关税费。

  导演邵凯强调,“近些年来,华谊兄弟在行业中的表现可圈可点。然而,相比鼎盛时期的华谊兄弟,如今电影板块业务虽然稳步发展,但少有爆款类的作品出现。而《手机2》,凭借着此前《手机》积累下的口碑和影响力,可以说之于华谊兄弟而言,原本是一个十分具有市场竞争力的高质量IP,但如今收到‘阴阳合同’事件的影响,最终能为华谊兄弟带来什么,启动《手机2》究竟是输是赢,已经有了太多的变数。”

  2016年,公司遭遇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业绩下滑,据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总收入35.0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0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7.21%。究其原因,与多部影片上映后,虽然获得较好口碑,但票房却不及预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比如在多伦多电影节、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获奖的《我不是潘金莲》,国内票房却不足5亿元。在柏林国际电影节获奖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票房仅报收1.23亿元。

  而2017年,经过一系列调整之后,华谊兄弟业绩有所增长。据2017年年报显示,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39.46亿元,同比上年同期增长12.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2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49%。其中,在内容制作方面,《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为代表的票房与口碑双赢的影视作品为业绩增长起到了一定作用。

  “尽管如今,华谊兄弟也在通过乏力品牌授权、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等板块业务,来拓宽自己的盈利渠道,稳定业绩,但是电影制作板块始终是影响华谊兄弟发展的关键,从根本上说,内容制作是华谊兄弟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基因。”邵凯如是说。

  “整个事件究竟孰是孰非,涉事方最终会得到怎样的处理结果,相信有关部门最终会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此次风波,对于华谊兄弟的市值,在近几天内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拍摄出一部好的电影作品,上映并取得票房成功,获得高昂的利润,需要一年乃至数年的策划、筹备,同时还得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然而,如今就因为一个负面新闻事件,一天之内市值蒸发23亿元之多,又只是弹指一挥间。因此,作为上市电影公司,应该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的风控意识,以及行之有效的危机公关机制。”影评人刘畅如是说。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保护|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 京ICP备16056717号-2 )

找客服

回顶部